每到夏天就想到

沒想到上了研究所,暑假反而開始的晚(其實一般來說是沒有暑假的吧),期末作業硬生生地拖到30號才勉強交出去,休息了一天又殺去新竹國中生福音營,直到前幾日回台中,才意識到

「啊!夏天到了!」

一到夏天,就想起過去每年暑假,像宣告夏日慶典開始般地,國中生福音營開跑了,每次事務組最後一天晚上總要熬夜排演「臨別依依」時的搞笑出場,這個奇怪的傳統從我加入至今一年搞得比一年誇張。接著大專生夏令會,突然我今年不行參加了,總覺得有些失落。還有四年來從未間斷的七一幫幫聚,和老同學出去吃飯,昏睡整個下午….

那年暑假墾丁海邊,灰濤墨浪如狂捲動,簡直像把剛考完聯考的心境倒出來擺在眼前;蒙神憐憫,營會結束前,正如布加拉提對喬魯諾說的:「我復活了!」 當時我曾感覺生命是美好的,無限湛藍的海面終蓋過受風颱攪亂的濁浪。

那年暑假我獨自騎著機車往東海去,想到躺在醫院剛開完刀的她;正好機車從朝馬高架橋重新駛進中港路,爬升的路面盡頭,是一大片壯觀的積雲躺臥在蔚藍天空下,彷彿催足油門衝向路的頂頭的話,就能飛越城市邊緣,抵達巨雲腳下。「如果她的病房靠窗朝西,能不能看到這片雲呢?」後來聽說我是一掛朋友中唯一沒有去醫院看望的人,大概為了這個,那天我被拍了張紅燈左轉。

那年暑假我悶了一個多月去實習,唯一的快樂是下班回家後,看看MTV台跟那本《認識電影》,然後打電話給她。對了對了,也是那年,伸旻哥出了車禍,我很欠揍地帶了一袋麥當勞去取笑他,而我約她出去橘光呼嚕喝一杯,竟然成行了,然而原本想說的話,卻在往東海的路上輕輕地被堵住。還記得那天是禮拜五,是整個暑假裡最快樂的一晚。

每到夏天,總是想到那些…

想著午後馬路的溫度;海邊時間像沙不斷疊起又沖去;山徑、溪畔,大家一起合照說著蠢話;想著那塊積雲究竟站在哪裡,然後一聲雷響,雨瘋狂降下;

想著要找什麼理由約她呢,想著……

想著,暑假永遠都停在我現在想著的某時某刻,該有多好。

2 thoughts on “每到夏天就想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