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要消失的大度風丘 ~其一


回到台中,總是想上大度山晃晃…

前幾天上東海找阿樂肥,晚飯前順道去大三設計在榮總宿舍前的基地瞄了一眼,隨後便騎車往國際街去。

山徑蜿蜒如舊,兩旁卻是野草荒漫,與冬日時遍山荒原的光禿景致,別有不同。

夏天日落晚,雖然已經六點了,天色卻還未暗,夏風襲人,遠處飄著積雲,像是Enki Bilal《Beast》中詭異的黑雲團塊。

在夕照塗抹下,感覺這條山路的盡頭,會有無際的草原,草原中央佇立了一座電鐵塔,住著不言不語的隱者…

可惜那天沒帶相機,猶記晚飯後在藝術街上晃悠時,看到台中市區打起無聲的閃,雷光在漆黑的雲層間奔竄,那威勢彷彿連天空都會被撕裂。過沒兩天,實在忘不了那天看到的景致,於是我又巴巴地帶著相機,在路邊像個披髮瘋子似地照了起來。

熱到不行的午後4點,我擱下機車,一個人在路邊或蹲或站,像拿相機等著要偷拍女高中生裙下的怪叔叔。

沒一會,兩個滿臉狐疑的仁兄走來,劈頭就問:「你在拍什麼?」

「沒有啊,拍拍興趣的。」我靦腆地回答。

原來這倆老兄是旁邊工地的工人,大概台中的土地開發向來都是偷偷摸摸的,所以他們對疑似媒體的人特別小心吧。

我放下相機,用手背撇了撇臉上的汗,稍稍抬起頭享受總是涼悍爽俐的大度山風。這才注意到,確實有怪手在山坡上出出入入。

風仍未止。

那風絲毫未染上直到午後四點仍然酷熱的夏日氣息。

然而被風吹拂的當下,我心裡突然泛起某個想法─

我是否正看著這山的風吹逝消散呢?

綿延的電線桿與電鐵塔,遙遙相連卻又獨自佇立,它們守護這座路徑蜿蜒的山丘,唯有徘徊的風與之為伴。

於是我沉默地說出她注定被給予的名字─

「風丘」;

夏風清狂,冬風冷冽,晚上騎車經過時又如闇夜百鬼之尖嘯。

風丘之風猶如古老的神靈,巡遊、徘徊、注視、看守。即便如此,幾年、甚至幾個月後,這塊山丘終將成為城市血脈的延伸吧。

屆時風將不再猖狂吟嘯,水泥間的空隙成為僅存的風道。

僅能在此預先弔念,將要消失的大‧度‧風‧丘 。

—-
關於風丘:

即將消逝的大度風丘 ~其二

即將消逝的大度風丘 ~其三

位置

照片集 (Thumbnails)

2 thoughts on “將要消失的大度風丘 ~其一

  1. 都市邊緣總有一天會變城市的一部分
    毫無止境的都市化應該會成為人類最後的傷痛巴
    當所有大地都被都市同化
    那人還剩下甚麼呢?
    當所有環境都非自然
    拿甚麼說"人本自然'
    在資本主義主導下的開發
    能為人留下甚麼呢?
    大概只能留下一個個
    名為"文明"的遺跡罷了

  2. 城市總是無止盡地向外生長,然後從最內部開始腐朽…

    而內部總有一天會成為邊緣吧!

    也就是這個邊緣,令人著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