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述說著


向晚斜陽   輕柔地撫觸,撫觸城市記憶裡遺失的書頁,
樓廊間,空室裡,曾為多人翻閱;
而她  以光為名,光滑磨石子地版與水泥牆面,複述著
許多許多許多 而輕狂早已失卻。


偷偷地忘情雀躍 ,慘白卻絢爛,只因是殘缺,總有些年代滿是失聲的憤怒  很倔!
然後,全化作眼角冷冷的不屑。

眼角膜裡不再映照天上的雲了。

那一張張,禁錮我們,承載我們,桌面總是凹凸不平,塞滿漫畫、講義、在背面畫圖的考卷,
吸納打瞌睡時一攤攤口水的桌椅,如今聚在一起,正等什麼呢?


陽光
蒼白無血色地流洩在
只聞夏日蟬鳴與午後
燥熱騷聲的走廊間,

他們排隊,在等著什麼?

如果我一閉上眼,
他們會一張張
嗑哩嗑哩地
左右搖晃著列隊
往走廊盡頭晃去吧?

彷彿述說著:

不要來打擾,因

這裡曾有
多美好的
荒唐。

4 thoughts on “彷彿述說著

  1. toshiba:
    我們來組同人團吧…就叫追光者好了…
    btw,東芝企業倒了所以blog也關掉?

    413:
    因該是
    屍人 濕人
    ,我知道你故意打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