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日記2005,8月18日


(本來應該早兩天的日記,因為前兩天每次打到一半,都習慣性地打Ctrl+’,導致文章被清除,老大不爽,所以遲至今天才完成)
其實現在要先說17日發生的事。
是日下午,打開yahoo收到助教寄的評鑑通知,一點進去,心登時涼了半截。原先以為9月中評鑑前再交作品就好了,"請在8月31日繳交作品光碟與書面資料",比我預計早了半個月!平地ㄧ聲雷,炸醒夢中人。簡單的說,這意味著我死定了。頓時覺什麼起義、塗鴉,還是先等等。不過說是這麼說,已經約了伸旻哥一起去,今天就當為在老光明的塗鴉活動做個總結吧。

或許是過於自負,沒帶其他畫具,拿起留在現場的噴漆就噴了起來,結果果真是學藝不精,本來想噴個美少女浮世繪,結果臉都糊成一坨,最後又用白色噴回來,只好留
待明天完成囉!

附帶一提,始終自謙不會畫的伸旻哥也噴了一顆紅星,這下,你也成共犯啦!

進入正題,8月18日。

同是下午四點多,如前幾日,我從大同國小正門進入,穿過操場往左前方走,轉進老光明的中廊,往右沿著教室走廊到底,再右轉,走向那片雜草地盡頭的白色建築量體,爬上樓梯,眼前一塊像陽台的矩形空間,左面牆上聳立巨大鐵門,牆上留著昨天畫一半的無臉少女,想必是通往以前的光明禮堂;右面則是開向大馬路,在過去是鐵道,還有以前就在的佛教精舍,連合作街與復興路口正等紅燈的人再幹麻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中間面對的,就是我頭兩天所留下的紅斗篷小孩,"PLS Save the City!"

這是我在城市中的秘密基地,我的秘密畫廊。

今天有些不同的是,在老光明的中廊,作起了一道臨時牆,顯然是要防止以後來上課的居仁學生從大同國小溜出去。只在牆邊留下一個顯然不到90公分寬的"門縫",應該叫狗門吧。不曉得以後還能否偷偷潛入。

於是我心裡浮現出"搞不好,今天會是最後一次來塗鴨呢"的念頭。以後誰會成為這個秘密畫展的觀眾呢?有人會接替我繼續建造這個基地嗎?

我用蠟筆把昨天的無臉少女補完,成了一位肩上有喬斯達之星,看來頗為病態的紅髮女孩,噯,我還是畫不出可愛的東西。

我突然覺得,如果這真的是我最後一次來,我一定要留下些什麼訊息,希望發現這裡的人,讓更多的塗鴉出現在這個逐漸老去、拼貼著模糊過往與膚淺未來、充滿失落場所的城市,告訴每個人:

請救救這個城市!

所以我拿出紅色麥克筆,用我醜陋的字跡與低落的英文能力,自作多情地寫了一篇宣言,就在不可愛女孩的右邊,另一扇鐵門上。

草草地結束了。為期四天的塗鴉夢。

我到底在搞什麼啊!

“我相信下一次的人類會更好。他們終會曉得如何正確地使用生命。" 
~手塚治虫《火鳥‧未來篇》

下一次,我會畫的更好。

3 thoughts on “塗鴉日記2005,8月18日

  1. 太好了
    找到一個人和我作伴了
    評鑑進度零的傢伙們(我連點子都還沒確定)

    北藝附近也有可以塗鴉的點
    嘿嘿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