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活屍禁區-本區禁止調戲活屍

我對西洋僵屍的第一印象,大致來自高中時玩的遊戲惡靈古堡(Biohazard)

肉體腐灰,動作僵硬,邊發出意味不明、「喔~呃~」的嗚噎聲,邊一跛一跛前進的活屍。

那種緩慢但又確實的逼近感,正是活屍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當接得夠近時,他們會撲向活人,「啪滋!」朝任何可能的部位咬下,然後一口一口地將受害者的肉體啃噬殆盡。在遊戲裡,如果走近倒在地上的屍體,它會突然抓住主角的腿當場大嚼特嚼起來,這時男女主角的掙扎動作分別是把僵屍的頭踩爆跟踢飛。沒錯,要幹掉僵屍,就得破壞他的頭(腦?)

遊戲中有個經典橋段充分地表現了人類面對活屍時可能有的人性掙扎:主角會在某處遇見一名被活屍咬過的瀕死警察,他直到喪失意識前,仍熱心地提供情報幫助主角,然而當他死去後,卻會在主角眼前慢慢地爬起來,這時的他已經不是人類了。於是為了活命,玩家只能對著那顆曾經幫助過自己的腦袋狠狠開槍…

直到最近,因為看了活屍禁區(Land of the Dead),上網找到一些資料,才曉得這樣的僵屍形象,就是由本片導演喬治羅米羅(Giorge Romero)所奠定的。

預告片(似乎企圖將活屍禁區定位成一個承先啟後的作品):

回到正題,活屍禁區實在是一部很玄的僵屍片,一開場,庭園裡活屍們無神地佇立或徘徊,然後鏡頭帶到一旁的亭子,幾隻想必生前是樂師的活死人,西裝筆挺地吹奏喇叭,反覆而不成調的詭異音節,讓我想到旬白克的《月光小丑》;而在冷調而違和的畫面中,有一種超現實的滑稽從這些蹣跚、蒼白、腐爛的吃人小丑身上洋溢出來,甚至可說是詩意。才第一幕,我和同學就忍不住笑了(真的是在漆黑的放映廳裡對著畫面笑到肚痛)。

不像一般恐怖片的操作手法,一定會先營造出怪物壓倒性的恐怖,這部片打從開始就顛覆活屍該有的威脅感:看天上燦爛的煙火會看到愣在原地的活屍們,像著了魔似地呆呆站在馬路上,任由穿黑皮衣騎著重車,像美式爆走族的人類屠殺,那畫面一度讓我懷疑是飆車族在殘殺流落街頭的遊民與乞丐;活屍連發生什麼都不知道的影像,竟然與我在安養院看到的老人們有幾分重疊。似乎進化出智能的黑人活屍Big Daddy,看著同類接二連三倒下仍不知(無力?)反抗,自己僵硬的身體卻只能勉強把周圍的活屍推倒在地以閃躲子彈,那種悲憤,讓我之後看到活屍入侵綠洲市大啖人肉時,感到一股天理伸張的快感。

本片的政治喻涵已經清楚到沒人想討論了吧,不過我還是想談一下。如果「我們不跟恐怖份子談判」的考夫曼是布希,綠洲市大樓是資本大本營美國,大樓週邊的貧民窟是被強大資本壓榨的第三世界(台灣也在其中嗎?)那活屍除了恐怖分子外,還有更多的隱喻嗎?有一幕令我頗為震撼:一隻黑色的手樹立在火舌與黑燼中,下一秒,被兩隻活屍從左右抓住,活活地撕成兩半!整個片段以剪影的強烈對比呈現,背景是熊熊大火。記得這是一場活屍大鬧綠洲市的戲之終幕,彷彿在為他們血腥的行為下註腳,如此宣告:在資本就等同權力,將世界如煉火焚燒的今日,偉大權力依舊隻手遮天!雖已身敗軀殘,齒搖肉殫,我們仍要將它徹底地撕爛!活屍好像不再象徵著恐怖了,本片中,他們就像這世上所有卑微的弱勢族群,怨恨卻無能為力的苦悶化身,什麼都不能做,最後只能用全部僅存的一切作沒有結果的可悲復仇。

片末,歷經血洗的城市,高架橋上活屍行列緩緩移動,Big Daddy淡淡地看著死神號,與主角對望了一下子,然後轉過頭,繼續帶領活屍們前進。主角阻止了想開火的同伴,「他們只是想找一個地方…」,主角想要去自由的地方,那麼活屍們呢?在慘淡的藍色天空下,他們緩慢的身影,排成一列如朝聖者般莊嚴的隊伍,他們要找的地方在哪裡?是另一座城市,還是…?

其實活屍的姿態,也就是生活在城市的人的姿態;我們,也不過就是想在這座城市中,找個什麼地方…

關於《活屍禁區》:

IMDb的資料

導演George A. Romero的資料(wikipedia)

我強烈推薦這位強者的網誌,有詳實背景與資料。

6 thoughts on “[電影]活屍禁區-本區禁止調戲活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