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時聽到的秋聲的碎碎念

上週日下午五點多,為了聲音課作業,帶著完全不適合戶外錄音的mp3,跑去東海錄文理大道上的鐘聲。如果用好點的麥克風,多少能捕捉到鐘聲在樹廊中傳響的空間感吧。不過想當然爾,第一,禮拜天是不敲鐘的,第二,mp3隨身聽那小小一個洞,收到的全部是殺殺的風切聲-_-

次日晚上因開會趕赴台大,椰林大道上,我突然發現,直覺上聲音應該與文理大道相似的兩個地方,卻呈現好像相同卻又截然不同的音貌!

約莫晚間快六點吧,在東海,第一個聲音是四周環圍著的蟲鳴聲。然後是風聲,呼嚨地穿越林間,述說著一條條看不見的風道,交雜地撫過臉頰與髮梢。

或許聲音更能表達學景觀設計時所追求的空間感吧?當然,它們都是神秘的:由遠而近,由近而遠,卻不知其為何物。

…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初淅瀝以蕭颯,忽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 (註)

最後─多麼令人訝異─聲音的底韻是從中港路傳來強烈低沉的車聲。照理隔著厚厚的綠帶,噪音不應該這麼直接地轟進來才對啊。

錯的離譜。

近年來臨中港路的相思林〈如果以前他還足稱作林〉被立體機車停車場取代了,事實上除了距離,教學區與馬路間根本沒有太多具吸音效果的屏障!爆走的車疾奔掣聲築成遠方的一道音牆,像速度極緩的海嘯,如果專心聽它,感覺彷彿會被它淹沒般地令人戰慄!

我想起大一有次凌晨在圖室趕圖透,畫得累了,便晃去文理大道上,躺在那顆時空膠囊上;我記得的那時冷冷的風,榕樹的枝椏織成圖案複雜的薄幔覆蓋了天空,蟲聲襯托出夜之寂靜,獨獨沒有現在聽到的這狂躁的音浪。

曾幾何時,城市怪獸的怒咆也傳進這根出大度山的學術堡壘?

而遠在北方的臺大,又是另一番光景…噯,該說音景。

雖然也是風,蟲,與車;只是他們全都被稀釋了:風輕得無關痛癢,蟲虛弱得不敢高聲吟唱,車則是害怕臨檢似地忸怩駛過。

台北的一切就像他素來呈現的顏色,朦朧又黯淡,聲音像褪了色般少了些生命。

我還是喜歡聽大度山上,中港路生猛的噪音與東海裡喧囂中的寂靜啊!

註:語出歐陽修「秋聲賦」,這是姚老師的聲音課指定閱讀,也有在課堂上提出來討論。繼高中後再一次閱讀,才發現到這是篇多麼有趣的文章啊!

3 thoughts on “關於那時聽到的秋聲的碎碎念

  1. 喔喔喔喔 我現在的桌面是阿陸拍的戀風草坪最好看的時候的照片耶..
    看見農學院的擋土牆好美喔:Da…..
    有一次也是半夜還是凌晨趕圖聽到飆車族的聲音然後我們(沒有您啦)
    就去看,結果根本沒看到什麼^^|||好像是在圖室還是剛走出系館就聽
    到ㄌ喔!!
    還是一次下雨,在我家,從陽台可以聽到雨打在不同屋簷(?)上的聲音
    也是遠遠近近的很有立體感呢!!恩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