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Dirty Yoga v.s. Juicer Plan

這禮拜二快樂地翹掉李爺課看了兩個展覽:
北美館由王俊傑策的台北雙年展,與鳳甲美術館的Juicer Plan。

警告:本文充滿小白隊員極為主觀的謾罵,不喜者莫入。

2006台北雙年展: (限制級)瑜珈

2006 Taipei Biennial:  Dirty Yoga

展期:2006.11.3 – 2007.2.4 展場:台北市立美術館

台北雙年展是台灣探討所謂當代思潮與現象的重要藝術展覽之一;我並不關心所謂當代思潮與現象,但基於身為科藝所學生之本分(謎),且修過策展人王老師的課,便悠閒地展開了今天的北美館散步。

一到大門口,黑壓壓的腳印爬滿牆面,是巴西Regina Silveira『Irruption Series(Saga)』,JoJo第四部的高速之星(Highway Star)如果侵入北美館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

走進大廳,許多的大型垃圾映入眼簾:一坨巨大的黑色瀝青球,讓人忍不住忽略的方尖碑(我到了二樓才注意到這根謙虛的柱子),還有用噴漆噴得五顏六色的土堆(作者宣稱這叫作超級土壤);而販賣部周圍牆壁上的巨幅塗鴉或許是大廳裡稍微像話的作品。

悲劇般糟糕的空間布置,令我不得不對作品本身的評價,產生難以彌補的低估

看到最後,你會發現這是一個說無聊或無厘頭都不太對的詭異展覽。且容我略述一二:
『The Wreck of Dumaru』,用好幾台投影機打出壯觀地橫亙整面牆的3D影像:一片船難後反射油光的海面。除了無接縫投影的細心稍值讚賞,極端差勁的3D影像與無恥硬坳的論述,讓我想到袁叔叔上課時曾說:「技術(爛到)無法透明」,這件作品根本就不配被閱讀。

台灣的VIVA,除了囧,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的四格漫畫的確有種特殊的韻味(笑),以身為一個漫畫創作者而言,他無疑是傑出的;然而當這些單頁漫畫被送進美術館,收藏在一格格抽屜裡時,就跟展間牆上放大的漫畫人物一樣,只顯出了對所謂台灣當代藝術展覽挑釁的擺爛─而真正的擺爛就如這件作品,把原本甚好的東西添上毫無意義的包裝端上桌,呈現出媲美垃圾的效果。原來台灣的藝術圈已經墮落到這種東西也敢展啊?

大陸的曹斐拿我們國父作文章,非常老套地搞了個展中展,我看了只感到無力,連批評的力氣也沒了。

其它太無聊的休也再提,且說件看展時的趣事:

日本田中功起『Everything is everything』,在堆滿各種日常器物的走廊,散放地面的電視撥著一連串各種器物被拋擲、碰撞、攤開、扣上的片段,中間總是揷入一段台灣家常菜的影像。幾近偏執地一再操弄各種物件,彷彿透露出對「日常」的奇妙焦慮。即使這麼像禪門公案的作品,我和同去觀展的食魔對其中一段仍然想到很糟糕的地方去。

那段畫面是這樣的:兩隻常見的紅色塑膠免洗碗倒置平靠在一起,被放在牆頭,兩隻手輕輕地伸向碗,手掌張開蓋了上去。當我正準備向食魔說我的想法時,他也轉過頭對我說:

「你該不會想的跟我一樣吧?」
「我想的跟你應該一模一樣…」我回答。

至於我們想到什麼,嗯…那雙碗實在很像女性的XX

那雙碗實在很像女性的XX那雙碗實在很像女性的XX那雙碗實在很像女性的XX

咳,且說幾件我喜歡的作品:

日本田口和奈『有點焦慮-如果我可以這樣說』,很有攝影感的繪畫,呈現一系列極其細膩寫實的女性人像,每一幅影像都如其標題,向觀者淡淡地述說著某種深沉的情感。網路上這樣介紹她:用黑白相片般的油畫技法,輕巧地打破了攝影與繪畫的疆界,從日常的動機關係中傳達非日常的光景。

台灣陳逸堅『空間之織』用毛線織出一座庭園:水泥磚,仙人掌,花草木藤蘚苔,甚至連塑膠椅都是毛線織成的!他簡直是替身使者呀!毛線粗而溫厚的質感與庭園清新自然的勢態意外地契合,是一件簡單而舒服的作品。

巴西Valeska Soares的錄像裝置『Walk on by』在展場兩端牆上投影相同的場景,草丘中間擺著一張公園坐椅,隨著時間流逝,不同的人物一一走進場景裡,人物的透明度也隨著時間淡入或淡出。有趣的是,投影營幕前擺了兩張相對的椅子,當觀者進入展場,爾後離開,恰如影片中的角色來來去去,在相似的場景裡,我們見證了生命中的某時某刻。

西班牙El Perro的錄像作品『Skating Carabanchel(Democracia-Series)』是拍攝在建築廢墟裡溜滑版的少年們,投影在展場房間的四面牆上,展場中更充斥著滑版與地面撞擊、摩擦的聲音。藝術家用各種手法,低角度尾隨著滑版前進,跳躍時的特寫,俯瞰滑板沿著不同動線行進等,紀錄著滑版少年們在廢墟的殘敗光影中,狂放、隱含著憤怒躁進的奔馳身影。不斷迅疾地在一條條廢棄的廊道裡前進,這群少年究竟反覆地要前往哪裡呢?片末少年們將滑板用力丟出,撞擊在窗戶、牆壁上,砰!砰!砰!然而脆弱的滑板什麼也無法砸毀,反而自己先破裂了。

這次雙年展大約是欲呈現在二元觀點的中間地帶裡、思索全球化現象中,在地文化各自面臨的衝突與可能。

參展藝術家來自歐、亞、美等多國,固然帶來許多值得思考的嚴肅的議題,但是我始終無法認同概念超過表現太多的「演講式」作品,真正好的作品應當是無需說明的。

很遺憾地,這次雙年展並沒有會讓人忍不住發出哇!這樣讚嘆的作品。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形容這個說無聊或說無厘頭都不是的詭異展覽,想必會是:

『Dirty Yoga SUCKS !』

Juicer Plan

展期:2006.11.11 – 2007.1.14 展場:鳯甲美術館

Juicer Plan說穿了即動漫畫+公仔+設計等領域的大雜燴,沒有台北雙年展沉重囉唆的論述,對受ACG文化滋養長大的我而言,Juiecr Plan是個讓人非常愉悅的展覽;特別是在看完雙年展之後,Juicer Plan讓我感覺彷彿是被洗滌了!

混汁計畫主打的是村田蓮爾,除了細緻描繪的美少女與偉士牌復古風機械是其標誌外,同時也展出了他跨足服裝與工業設計的作品。

不過村田蓮爾最吸引人的畢竟還是插畫。那些在日本輸出,品質好得分不出是原畫還是複製品的簽名畫令人無法忍住讚嘆!

其它參展者也有令人驚喜的表現:

我個人非常欣賞施工忠昊的家具,尤其是那張雙人木馬搖搖椅,必須藉鉛球才能平衡兩端使用者的重量,否則椅子將失衡。為了安穩坐下,鉛球會在對坐的兩人之間不停被傳遞。兩人之間的態度、情緒、姿態、目光彷彿都包含在鉛球的重量裡,讓人不得不去感受那傳遞的重量(以前看到此君的施工主席語錄,一度斷定這傢伙有病,看來是我有所誤會)

故事巢黃心健帶來的記憶標本,在所上似乎評價不高,或許是太精緻的關係,在影像的純粹度上相對弱了許多。但用建築的角度思考怎麼樣呢?切片的概念運用在建築空間甚至時間上應該會很有趣,食魔看了馬上興奮地提出如果一個完整的空間被作成切片的形式會如何如何…我想,因為切片而不得不產生的接缝,對照伊東豐雄的無接缝建築理念,會否是對抗現代建築模矩的另一種可能?離題遠了,回來。

話說黃心健這個名字,是因為喜歡雷光夏的臉頰貼緊月球專輯插畫,才進一步認識的。在他的3D畫中,確實強烈散發著對某些符號與意境的浪漫情懷;近年來他的作品越加精緻,可以感受到技術力的提升,卻少了些從前有的某些東西,至為可惜。

最後令我訝異又佩服的是CG畫家毅鋒,他的人物設計像是時尚、歌德、街頭的混種,而更引人注目的是畫中極具現代感的建築空間與物件,呈現出既都市又奇幻的世界觀。

將觀看Dirty YogaJuicer Plan時的心情做個比對,看Dirty Yoga總像隔了一層什麼,很難進入作品的內部,有些作品必須帶著忍耐的心情才能看下去;但到了Juicer Plan展場時我甚至有種回家的溫暖感覺,不需要多說什麼,看到這些厲害的圖,心裡馬上湧起興奮的激盪。

畢竟,套句賢知的話:『這是我的組成成分!

能讓我真正感到快樂的,還是只有畫圖吧…唉,去他的科技藝術

—–
外部連結:

2006台北雙年展:(限制級)瑜珈 2006 Taipei Biennial: Dirty Yoga

田口和奈

Juicer Plan公式網站

Juicer Plan Blog

村田蓮爾公式HP

故事巢

毅峰官方資訊站

7 thoughts on “[展覽]Dirty Yoga v.s. Juicer Plan

  1. 哈哈哈
    果然有像高速之星

    陳逸堅的『空間之織』
    其實我當時有嚇到
    除了作品舒服之外

    他用非常慢速的馬達
    把那個
    一線織到底的織品
    一天天慢慢 抽掉

    我看到那個被拉的線
    其實有一種
    說不出的 還原感動

    『Walk on by』我覺得好像鬼,人有時候透明、但有些物
    體卻是不透明。

    不過說到最像鬼的
    我想是有一個黑嬤嬤的影像

    就是一進去看到一堆一團黑
    但又知道那是女性
    的紀錄片

    自己一人站在裡面覺得有點嚇人

    對於那樣的影像散發出來的特性
    倒讓讓我逃出來之際
    有一種又想偷看她們到底在講啥
    的魅力

    就像‥‥就像遇到鬼一樣。(噗,我在講啥)

    後來查了那人的資料︰ARAYA RASDJARMREARNSOOK
    他的成名作
    竟是和死去不久的屍體互動

    就會讓我想到以前有一種拍屍體照片的習俗

    把死去的人
    又像肖像畫那樣擺放
    然後照下照片
    那些黑白畫面都出現一種很弔詭、又讓觀者失去形容詞的
    感受

    不過碰巧在路口遇到美創所的老師
    在替學生講解

    因為向來不愛 "說太多" 的觀看模式
    所以路過時聽到他們扯出一堆啥 "社會意義"
    我有被內容嚇到

    這和我們直覺性觀看、形成對比啊。

    我看完這個展
    也有一種非常弔詭的感受
    莫名奇妙、又粗糙到極點
    也很玄

    但卻又有一種挑釁感,

    所以驚覺︰
    原來自己仍舊、把美術館當殿堂,仍然覺得所謂的 "作品" 
    仍有應該的模樣

    不過
    好吧

    我與當代思潮錯位
    最後我還是沒悟出
    老袁所說的‥‥很國際性的展覽
    這件事

  2. 不過
    我覺得觀看是舒服的(當然那種舒服的定義是因人而異)

    只是這個展
    的確讓我有種精氣被妖女吸光
    或是吃到髒東西的感受
    很玄
    真的很玄

    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要忍耐的觀看,的原因。

    總之
    早上被妖女帶走
    害我下午的掙脫九、看到頻頻睡著好幾次

  3. 喔喔換新版面ㄌ
    我剛以為不知道來到誰家然後那人怎ㄇ跟您一樣啊都去看ㄌ這兩ㄍ展覽xd
    話說我也想找一天去看啾捨噗累ㄋ(展到明年一月14.ㄎㄎ)

  4. 空間之織妳沒講我還搞不清楚那個拉線的機器在幹嘛呢:P

    ARAYA RASDJARMREARNSOOK簡介上說是對屍體說禪orz
    另外現場那些紀錄片是錄「精神病院的女性講故事」,其實挺妙的😄

    我喜歡「與當代思潮錯位」這句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