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靜靜聽

雨還是靜靜地下著。
跟雨一樣安靜的是悄悄瀰漫的霧。

當然雨實際上不可能是「安靜」的;
我的意思是,聽著淅瀝淅瀝劃破空氣的雨,「滴!滴!滴!滴!」崩落傘面,這時,傘下面的空間變成深海潛水艙似地,非常安靜。


握著傘柄,感覺它好像連接到遙遠天空的雲端那裡,某個人正對著傳聲筒嘶啞地訴說著什麼,沿著傳聲筒和雨傘之間一條看不見的線傳導過來,與其說是言語,不如說是承載著散落詞句的呢喃,從嘴形的開闔間緩慢漂出。
究竟是要說給誰聽呢?

跟雨的安靜比起來,悄悄瀰漫的霧卻發出極低微但一步步確實接近的腳步聲:就像海溝最深最暗處的海怪用一萬年翻身所發出的聲音。
如果人的內心有沼澤這樣的地方,悄悄瀰漫的霧的腳步聲就是撞擊沼澤湖面所產生的波動吧。

所以,雨不只靜靜下著,也在靜靜聽著。
雖然沒有人知道雨聽見什麼。

比雨的安靜更強烈的是尖峰期的捷運站,來自四面八方,龐大的不知道該怎麼描述的人流,逐漸形成一堵巨大而連續的牆,簡直就像看的見的命運一般壓倒性的巨大。
被這巨大徹底包圍時,經過幾分鐘的茫然,會突然醒悟似地想著:
「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這用『消失的美學』裡的話說就是所謂「失神(absence)」吧(笑)。

這種突然從某種充滿目的性或積極性的狀態裡跳脫出來的情形(我這裡說的是尖峰期的捷運站),伴隨而來的就是安靜。
和雨中那種好像能聽見某種「非日常的低語」的安靜不同,捷運站的安靜比較像克里姆王(King Crimson)發動時從「時間」中跳脫短暫的數秒間;
像田徑選手超越世界紀錄而從母體(Matrix)解放的一瞬;
這種安靜只存在於從這個擁擠擾嚷的世界覺醒的片刻。

之後我們想起那實際上毫無意義的目的,繼續說服自己安於泥沼之中。
除了泥沼本身的聲音外,這座毫無意義的城市裡,我什麼也聽不見。

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雨能繼續靜靜地下著。

而我們將一同靜靜聽著。

記一場我曾佇立其中的傍晚的雨,以及那時未接通的電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