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mble

「阿克,生命不是燃燒到完就是死而已。」
「而你竟然選擇了擴散,實在太狡滑了!怎麼可以像在殺一條活生生的蛇呢?」

不久,所有的空間都一起震動了起來。
─ 小田秀次 《擴散 A Diffusion Disease》

見過在牆壁上震顫著翅膀,卻飛不走的的蝴蝶嗎?

第一次發現是在台中市某高架鐵路下:單色的蝴蝶圖案噴印在牆上,那彷彿要飛出隧道的姿態旁是相同顏色的單字,「Tremble」。

典型的Stencil。簡單、直覺、甚至帶點禪意。盯著它們,蝶翅似乎就要拍動起來;然而這些停格在牆面裡的蝴蝶卻永遠無法脫離禁錮。

「Tremble」道出它們卑微的掙扎,那些看似無法拍動的翅膀其實一直微弱地顫動著呀!而這不就是城市生活狀態的最佳寫照嗎?我們為自己建構出暴虐的城市空間(非人性的尺度,錯亂的機能,無自覺的材質…)來圍殺自己,我們能不對母體(Matrix)存疑嗎?而我們又能像尼歐(Neo)那樣做出覺醒式的反抗嗎?沒有權力的我們只能靜默,氣著哭著顫抖,在隱隱作痛時像蝶翼安靜優雅地輕輕顫動。

回說一年前的寒假(2005),我在臺中市後火車站旁外公家的小巷子試圖拍攝「在城市某處某時的某種發生」這種感覺的影片。那是一條有著日式木造平房,清雅的桂香會從紅磚牆後幽幽飄送,與粗工爛作的混凝土階梯新舊並存的奇妙胡同。最後在種種因素的干擾下,這段影像素材在我的硬碟裡塵封了一年之久。

一年後的現在(2006),我重新在剪輯軟體裡把檔案開出來,無意識地瀏覽時,總習慣性地把時間軸上的指標快速地左右搖晃,這時影像就會快速地「前後抖動」,彷彿時間出了錯般前進不了也無法退回,只能無助地反覆在三十分之ㄧ秒間顫動著。這再尋常不過的現象,卻隱然揭露了我心中「Tremble」的影像狀態。

 

製作的過程中,我總會想起小田秀次的漫畫《擴散》,描述少年阿克得了一種叫「擴散」的病,也就是整個人會像丟進咖啡裡的方糖產生擴散作用一般,「擴散到世界之中」,無所不在卻又無一處真的在。

小田秀次在漫畫後記中的話,頗適合為我這次的創作觀─或說是狀態─下註腳,就以此作結吧:

本書的主人翁- 阿克似乎認為自己是個多餘的人。也許他的確是個膽小、優柔寡斷、懦弱、沒有勇氣,只會一味逃避現實,給人惹麻煩的問題人物也未可知。

然而,即使如此,他仍然沒有選擇死亡。他在生與死的真空地帶茫茫然地佇立著,有時則輕微地抖動一下。

從遠處望去,也許我們會認為他只是靜靜站在那裡而已。

而我,則是想捕捉出主人翁那無助的、些微的顫動。

※本文直接由2006寫的作品論述修改而成。

3 thoughts on “Trembl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