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工廠的Creepy End

四月裡的某一天,我跟VO同學去了一趟三芝。晴朗的天色中略帶幾許清寂,不知是春之將盡的關係,還是感染了北海岸不分四季的陰鬱。車行至半山,遙見對面山頭的靈骨塔像是鎮壓妖物似地高高聳立,路旁的龍柏苗圃後面是一片片的梯田。

我們的目的地當然不是農園,而是田邊沿著山坡建造的廢棄工廠。

因為高程差的關係,從垂直面上看,工廠分成了三個相連的主量體,隨著稜線呈長形佈局,有如古代文明在山坡上鑿建的神殿遺址。

沿田邊小徑下行,未秧的水田映射出工廠灰駁駁的水泥外牆,在青苔與斑痕的襯托下,這樣一座巨大的工業遺跡在田園間竟顯得毫無違和感!尤其是與田相鄰的石砌擋土,那石塊的堆積裡包含了優雅的匠藝,恍似水鄉中的古城牆。

進入廠房,美麗的紅磚結構這才顯露出來。蕨類與爬藤恣意地占領樓地板與牆面,穿過塌陷屋頂灑落下來的陽光令這裡看起來就像是沒落諸侯們留下的庭園。

落��王室的花園

為了某些工業用途而展現出模組化韻律的這些牆面,具有極為原始的造型魅力:幼童所畫的房屋,總是近乎本能地把門窗轉化成類似口鼻的符號來描繪;看看這些以規律模矩築起的磚牆,實在像極了一張張緊靠在一起的巨大臉孔呀!

牆之面容

即使是只為了機能需求而存在的工廠建築裡,人類那股有意無意「在環境裡尋找臉孔的慾望」仍隱然支配著工程師的設計。究竟是出於對自我存在的焦慮,還是孤絕於宇宙的寂寞,使得人下意識地不斷尋覓與自身面容相似的存在?吳哥窟那些被樹根纏繞的石臉,與其說是神明的擬像,不如說是為了佐證自我存在而樹立的不滅鏡像,而且還是放大過的美化版本呢!彷彿不將自己的臉孔印鑄在堅硬的石頭上就無法確認自己真的在世存有,這種集體意識在文明中的表現不勝枚舉。

不過如果是這座工廠的磚牆,我寧願把它們想成降神用的面具:透過整齊的窗孔,神靈們窺探著這座無人聖堂,不請自來的我們權充祭司,期待從蒙塵的壁室穹廬裡解出被遺忘的神諭;然而我只能讀到滿牆溫暖而沉厚的紅,也許那正是緘默的牆剩下的唯一語言。

剝除了一切機能性與目的性後,停止運作的工廠從象徵著文明、機械、進步的絕對理性堡壘,轉變成現代文明空間裡最具宗教意味的場所。

十��洗禮池 <-十字型的洗禮池

現代都市人只有在工業廢墟裡才能體驗到古代教堂或神殿那種超越人性尺度的宏偉空間;在沒有專業背景的普通人眼中,工業廢墟裡龐大的幾何形設施就跟進行玄秘儀式的異教祭壇沒有兩樣吧。

洗禮池儀式走道墓塚…工業廢墟與城市裡常見的廢棄房屋差異在於,房屋裡保留了大量的「生活痕跡」,混亂、破碎且極具隱私性,所以在空房散步時,常會遇見充滿強烈性格的房間,可以說是「時間」與「記憶」賦予它們深邃的美麗;但工業廢墟裡極少有個體性的「生活痕跡」,為了滿足特殊目的而產生的空間型式本身就是其魅力來源:巨大的尺度、幾何的配置、高聳的煙囪、鏽蝕的槽體…工廠以純粹卻超日常的空間直接碰撞著人類原始而古老的感受性,我們閱讀到的並非個人記憶,而是這龐大的建築體為了「文明的進步」而將自己奉獻給工作的證據。

 

遺忘之扇 

仔細想想,「工廠」這種場所,對於從業人員以外的一般人而言,本就屬於「未知的領域」;也就是說,在日常風景裡噴發不明蒸氣、排放混雜各種詭異顏色液體、發出迷樣金鐵噪鳴的工廠,簡直就是十七世紀末聚集了神秘學家、天文學家、鍊金術士的布拉格宮廷博物館。比起荒廢後的狀態,運作中的工廠或許更具有妖異的魅力;那是頌揚著名叫「工業」之神祇的現代神殿啊!

不過事實可能根本不是上面所說的這麼一回事;這座工廠隱藏了真正的秘密:

就在我們準備離去時,發現一旁斜坡上,似乎有道門被樹遮住了。

守��之樹 <-守護之樹

穿過草叢間隱約留下的小徑,半關的鐵門後是個地表潮濕又雜亂不堪的黑暗空間。

那些傢伙就在我們踏進這彷如秘密夾層的空間,發出打破寂靜的腳步聲時忽然出現。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蝙蝠。

蝙蝠啊!一群蝙蝠在我們眼前來回飛舞!

「不用擔心,蝙蝠其實一般是吃水果的。」VO同學對目瞪口呆的我說。

喵的勒,你怎麼知道我在懷疑牠們想趁機補充久未品嘗的鮮血?

倒掛在天花板的蝙蝠們一隻接一隻張開翅膀,在暗室裡巡戈;過了一會兒,似乎認為我們沒有威脅性,騷動逐漸安定下來,我也從興奮裡恢復過來,開始仔細地打量四周。

暗室一角是穿透上下層的螺旋梯。容我提醒,因為建在山坡上,所以這些廠房是在不同水平上層層相疊,為了彼此溝通,工廠合理地使用了最節約空間的螺旋梯。從梯頂透射下來的光線使黑暗中的螺旋梯看起來好像通往天堂。

通往天堂的螺旋梯 <-To Heaven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能通往天堂,近看過鏽成一蹋糊塗的踏階後,我想至少可以確定它通往另一個世界

暗室邊角還散佈了幾個較小的房間,推測是管控器械或休息的地方;不過現在看來,倒像是修道院裡供僧侶獨自靈修的祈禱間。或許那些披著闇羽的幽靈般生物就是奉召來看守這裡頭隱藏的某些事物吧。某些黑暗中不願離去、也不該被發現的事物。

修士的書桌 <-祈禱間裡的修士書桌

北海岸的蝙蝠工廠啊,願你保存的祕密永遠只對黑暗裡的嘆息開啟。

願你安息。

後記:

在尋訪失落場所的旅程裡,有遇過莫名其妙竄出的狗群,也遇過住在廢墟裡的雞,當然,最常遇見的是貓,牠們總是在出人意料的屋頂或牆頭上睥睨著卑微的人類。不過遇到蝙蝠,這回可是第一次;而且是一整群的蝙蝠!

可能有人會問,「看你說得煞有其事,沒圖沒真相啊?」這實在是因為光線太暗,我和VO同學的相機很難捕捉到清晰的蝙蝠影像;如果有興趣,我還是建議親自走一趟,絕對值得!

帶我來玩的VO同學說,他第一次發現這裡時是自己一個人進去探勘的。

真不愧是強者我同學,我實在很佩服你可以邊開車邊搜尋,並且有足夠的好奇心與膽量,獨自踏進這種怎麼看都很危險的工廠!

我應該慶幸自己認識好幾位對於廢墟具有動物性直覺的朋友嗎XD

如果說台中市是隱藏著無數廢棄房間的密室之城,那台灣北海岸根本就是廢墟的觀光勝地(雖然飛碟屋的消逝卻讓我感到很絕望)

關於蝙蝠工廠:

我讀了李清志的台灣建築不思議才發現,原來蝙蝠工廠就是著名的「禮樂煉銅廠」,建於日治時代,原名「十三層製煉廠」,光復後由台金公司改組稱「禮樂煉銅廠」。實際的位置大約在濱海公路水湳洞附近。

照片集(View as slideshow)

GoogleMap (待補完。我是路癡,完全無法確認它在地圖上的位置,盼有好心人能指點迷津)

VOFAN也寫了一篇網誌,他拍的照片非常棒,記錄了蝙蝠工廠裡諸般被遺忘的細節與物件:「有些事物雖被遺忘,不變的光線始終在這裡相伴。」

3 thoughts on “蝙蝠工廠的Creepy End

  1. 不論如何有韻味的東西
    不能生產足夠讓利益團體滿意的價值
    對它們就是無用之物
    在龐大的資本之下
    一切都顯的很渺小
    不過你連再開發的計畫案都沒看到
    會不會太武斷了點

  2. jenovala:
    嗯,我的確是完全不清楚縣府之後有何計畫,好吧,我把多餘的話刪掉了。

    我那樣講,是因為新聞上報導,飛碟屋在國外被渲染成埋了千具屍骨的恐怖廢墟(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而市府對此事的反應竟是「會在今年內加以拆除」,他們完全不在意事實為何,只要有可能造成麻煩,就一意地拆毀。

    我不滿的是那種急於撇清關係,了卻責任,而不願意稍作了解的輕率態度。這種短視者的心態,不可能造就出一座偉大城市的長遠未來。

  3. 我看到的好像不是這樣 報導
    我看到的是縣政府因為外國的報導
    才想到這塊地還可以開發
    反正有油水撈 上次沒撈到再撈一次
    那塊地本來好像就是劃成遊憩觀光用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