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新劇場版-少年啊!你成為神話了嗎?

1.0

前陣子去看了久聞的《EVA新劇場版》…噯,正式名稱應該是《ヱヴァンゲリヲン 新劇場版:序 》(EVANGELION:1.0 YOU ARE (NOT) ALONE)。

沒有記錯的話,最初接觸到EVA是我國二時的事─

阿賽同學說他文華漫研的老哥弄到日本最新最紅的動畫,叫作「新世紀什麼鬼的」,內容包括「浩劫後的日本(中肯)」、「軍武(確實有)」、「巨大機器人(無可厚非…)」和「公寓(诶?)」;我對於科幻軍武興趣不大,這個怎麼聽都名稱俗氣、題材無聊的「新世紀什麼鬼的」究竟哪裡會好看?最後我還是半信半疑地跑去阿賽同學家看了前兩集,結果…怎麼跟他講得完全不一樣啊!

自此,EVA成為剛邁入少年時期的我心中難以磨滅的印記。每當回想起自己的中學年代,那種種影像似乎都隱然與插入栓裡那個既纖細又苦悶的少年重疊在一起。

說到中學,讓我先聊聊那是個怎麼樣的年代吧!

那是一個穿著不合身的制服,任由只為了聯考而存在、高舉教育大旗的荒謬機器將自己的一切磨毀擠壓的扭曲年代。

那是個每周都要向藏匿於防火巷的補習班報到的年代;我們總是在上課前偷看當期的TOP,那時湘北與山王正激戰,換臉後的吉良吉影得到了第三炸彈…

那個年代最要命的,是我好死不死竟然就讀於全市最後一所男女分班的學校。

那個年代的我們是反抗與憤怒的聚合體。痛恨考試、痛恨教育、痛恨體制…但我們最痛恨、最不甘心的卻是什麼也無法改變的自己。儘管滿腦子都是改造教育、反抗體制的念頭,我們就像彆扭而缺乏主見的碇真嗣,即使抗拒,最後仍然按照他人的意志搭上初號機,默誦著戰鬥的程序。

但他還是拼了命在戰鬥呀!就和我們一模一樣。當真嗣微笑地說「我好像,找到為什麼要駕駛初號機的理由了」時,我們也正渴望著,有一天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當年EVA之所以如此觸動我們,也許正是因為從那些依照死海文書的劇本安排而駕駛EVA奮戰的少年少女身上,看見了與自己重疊的身影吧。

不過如果我說喜歡EVA的理由僅只於此,那就過於矯情了。當然還有更動物性的因素─

那就是女性角色!

小時候會在課本上塗鴉的人,應該都有臨摹喜愛角色的習慣吧!雖然綾波、美里、明日香、甚至伊吹(嗯,這名字真難找。诶?我好像遺漏了某人XD)都有各自的支持者,但仔細回想,我以前唯一畫過的EVA人物就只有零─

綾波零,蒼白、纖弱、緘默、無垢的女孩…在插入栓的幽暗裡,迎著月光露出微笑的綾波,散發出多麼純粹而透明的魅力啊。

在那個對異性充滿旺盛好奇的國中年紀裡,或許綾波正好命中了身為純情少男(笑)的我心裡面某個神秘又憧憬的女性原型吧。

當然,EVA在影像風格與劇情架構上也堪稱一絕。囈語般的快速跳接、大量的文字獨白、造型前衛的眾使徒、挑戰觀眾的長鏡頭、直角式的標題編排等姑且不提,後期在急轉直下猶如崩毀的故事氛圍下,真嗣終於被逼至一無所有時,卻突然以超脫故事架構的後設式結局為全劇嘎然劃下引爆爭議的休止符,這種不知該說極具實驗性還是玩弄觀眾的手法,我個人至今仍難以對它作出評價。

不論如何,EVA的成就無庸置疑。它是最成功的商業動畫,也是當年商業動畫裡最具實驗性與時代性的代表作。

在龐大資訊量包裹成的科幻設定下,EVA淋漓盡致地呈現了當代城市人情疏離的現象中隱含的、「人類處境的孤獨」;以及品嘗了那孤獨、試圖對抗那種孤獨的少年少女們迷離的姿態。

劇場版的副標題「You are (not) alone」,透露出製作小組要再次挑戰「孤獨」命題的決心。我想到《美國眾神》裡的一席話:

人若非孤島,就會迷失沉溺在彼此的哀愴之中。 ─尼爾‧蓋曼,《美國眾神》

人非孤島?人即孤島!所謂「成長之痛(growing pain)」就是指確認了這件事,並學習與之共處的調適過程吧。並且在這過程中,少年不得不將自己推進牢不可破的絕對領域裡;AT力場與其說是心之壁,不如說是心之痂。但也唯有結出足夠多的痂後,少年才有可能打破禁錮自己的絕對領域,以大人的姿態走出來吧。

現在看來,夢想以LCL之海來消弭全人類心之壁的「人類補完計畫」是多麼哀傷的願望呀;彷彿所有願望盡皆破滅的結局似乎也變得理所當然了。

EVA確實標誌了一整個世代的寂寞。

回說這次重製的新劇場版。

其實在觀看的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融入劇情的發展。我想除了電影前半段節奏稍快外,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實在太懷念了吧!當我還在心裡驚嘆「真的是EVA啊!」時,來到第三新東京市的真嗣、凌波的眼部特寫、美里的明信片、N2地雷大爆發等片段早已閃逝。恍然間,真嗣已經駕著初號機搖搖晃晃地走向使徒。

提幾個我認為值得誇讚的地方:

可以注意到這次緊湊壓縮的節奏裡,卻多了幾個對第三新東京市的細膩描寫,不論是建築群浮出地表的機變過程,還是一般庶民對初號機與使徒戰鬥的反應,都大大加強了城市實存感的說服力,不像舊版中的第三新東京市,除了NERV總部與真嗣就讀的學校外,其它都只是供使徒破壞的平板舞台。

雖然事隔已久,聲優們的演出卻絲毫不減當年風采!加上重新淬鍊的劇本,角色們的演出更勝以往。有趣的是,真嗣竟然還偷偷小吐槽了一下:「怎麼我每次駕駛EVA之後,都會看到這個天花板啊…」仔細想想,像他這種性格極度彆扭退縮的陰沉小孩,正是作吐槽式搞笑的絕佳人選(笑)!這次的真嗣少了一絲極端,卻多了一分貼近現實的「人味」。

至於壓軸的屋島大作戰一役,從各方面來看都堪稱誠意滿點,經典名場面的忠實再臨,其精彩有目共睹,自無需我再錦上添花。

看過情節上作了不少修正的新劇場版後(加上結尾渚薰的意外登場與謎樣發言),讓人對之後接連三部的劇情充滿高度期待!畢竟舊版末期的走向實在太過沉重:倏然死去的綾波、自暴自棄的明日香、連道別也沒有就離開的劍介與冬二,成為朋友卻命定相殺的渚薰…最終話裡短暫的校園喜劇反而更襯托出眾人對真嗣鼓掌時,那一句句「恭喜」底下究竟是堆疊著多少永遠都不會再回來的東西呀!

從以前我就傻傻地夢想,如果EVA能以圓滿一點點的方式收尾,該有多好。

這次,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看看是人類補完計畫成就,還是真嗣等人最終獲得救贖,又或著─拜託千萬不要是這樣─庵野挖了一座更大的坑給觀眾跳?

片尾聽著宇多田迷濛的歌聲反覆迴繞,我卻想起以前的片頭曲,每次聽見那旋律都會挑起心裡某處小小的澎湃,雖然那澎湃無可避免地隨著年齡逐漸縮小。

從「少年啊!成為神話吧!」到「beautiful boy」的十三年間,我已經離真嗣的年紀很遠很遠了。

比起在這號稱是Beautiful World的地方清醒,我寧願繼續作著Fly me to the moon的夢。

散場的人潮裡,有許多和我年齡相仿的觀眾,我們都是抱著看看老朋友的心情,來見證EVA這些年有何改變的吧。也有不少年輕的觀眾,也許他們並不比真嗣等人年長多少。他們是怎麼看EVA的呢?他們期待從EVA裡獲得什麼呢?

如果真嗣,如果綾波,如果美里明日香源堂劍介等人來到此時此地,他們又會怎麼看我們呢?

我想他們會這樣講;步出電影院的同時,我也默默地對自己說:

少年啊!你成為神話了嗎?

後記:

我開始看EVA時,還是個以VHS為主流的年代。我們這些白目國中生取得EVA影帶的地方,是學校附近的動漫專賣店。回想起來,那位老闆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典型御宅族(當時還不曉得有御宅族這個名詞),據說他是個高手,曾經開班教授賽璐珞。我們從不曉得也不關心那個老闆究竟由什麼管道搞來最新的EVA,反正有得看最重要。最後一次聽到那家店是它搬家的消息,從此音訊全無。

當時EVA還沒有正式授權,劇名、角色等都沒有正式統一的翻譯,所以有時候會出現匪夷所思的譯名,其中令我最印相深刻的,當屬這個:

新 世 紀 凹 丸 甲 力 旺

「這就是人型最終決戰兵器,凹丸甲力旺!」

凹丸一號,發射!」

凹丸!沉默!」

………

相信不少人對「新世紀福音戰士」這個譯名頗有微詞,但我必須說,和曠古爍今的凹丸甲力旺相比,「福音戰士」實在堪稱信雅達的典範!

11 thoughts on “EVA新劇場版-少年啊!你成為神話了嗎?

  1. 看到你這篇文章
    憶起了那段國中
    一起去漫畫店、動畫坊的日子呢
    真懷念

    對於Eva,實在有太多說不完的感情
    看完這次劇場版後,激動久久消散不去…..

    很巧的是
    我在美國眾神中看到那段話時
    第一個想到的也是Eva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