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河長屋

Section G

綠川是台中市的主要河流之一。然而,我們的城市並未與這條河流建立良好的水岸關係;長年以來,綠川在混亂的水泥雜木林間默默地淌流,就像其它大多數對人們而言可有可無、缺乏自明性的都市景觀。

因此,城市與河流間偷偷發展出詭異的空間關係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台中路二巷對面,綠川與鐵道之間的堤岸上,有一排半懸於河面上的老房子,延著岸邊緊密地綿延。這些民宅混雜了木造平房與鐵皮加蓋,在河川與鐵道交界雜生出極為特異的建築型態:

.

.

懸河長屋(目前通稱「吊腳樓」)

磚塊、木材、鐵皮、石棉瓦、塑膠布…各種材料雜交出一間間突出於河岸的建築體,它們像積木般胡亂但密實地堆疊,雖然沒有經過統一的設計,彼此間卻展現出驚人的協調性:腐朽鏽蝕的表皮與石砌的混凝土堤岸極為匹配,各種色彩斑斕、質地深沉的素材融洽地嵌合在一起,鐵灰、鏽紅、木褐與闇青色的河水之間展開毫無違和感的對話。

.

Temple of The Abandoned

在隆起的鐵道地基與河堤間,古老的民居像填充物般塞滿了這條狹長又矛盾的縫隙;

黏結城市血脈的結締組織不受控制地異常增生,像是腫塊脹破皮膚溢出的膿,在城市皮層上逐漸凝固的組織液混合各種文明碎屑,逐漸形成了縫補鐵道與河川間狹長空間傷口的痂殼。

這可以稱之為,在完全未經刻意規劃的狀況下,城市以某種極端的方式進行的自我修復吧。

也因為這是純粹基於「生存之欲望」而自發性形成的建築群,它們雖然半懸於河面,卻未展現出積極與河流對話的意圖。河川似乎除了承載居民排放的家庭汙水,別無其它意義。

<-河流是城市的廁所

由於緊鄰鐵路,應該時常會看見火車從窗外近距離疾駛而過吧;這景象對旁觀者來說頗為浪漫,但對長年居住於此的居民而言,那噪音想必令他們感到無比困擾。

.

除了噪音,考慮到河川的氣味與實在說不上好看的周邊景觀,懸河長屋大概很難與「舒適的生活環境」沾上邊。

如我前面所提,這些建築物的生成是因著「生存的慾望」而啟動的「城市的自我修復機制」,其中既無「善意」也非「惡意」,它只是順著自身本能生長,而演化出今天異端般的身體。

所以,雖然當我嘗試從居民的立場來談論時,作出負面的敘述,但絕不表示其存在是一種錯誤;相反地,我認為這個完全在順其自然的狀況下產生的建築異型,不論在空間利用與形式語彙上,都諷刺地表現出強烈的風格自覺(讓人不禁質疑,究竟專業的建築/景觀/都市計畫訓練對「營造美好的城市空間」真的有所幫助嗎─如果真的有所幫助,為什麼我們城市充斥著大量不合理且醜陋的設施與建築呢?)

我甚至可以大膽地說,如果有所謂「台灣風格」的類型學研究,那懸河長屋絕對足堪類型中的典範。

那盤踞於河岸上的姿態,彷彿是直接從河底淤泥打撈起、城市所遺落的各種建築碎料,以極為有機的方式拼湊成的某種生物化石。簡直就是被忘卻的場所神靈們匯聚於鐵路與河流間的裂口,透過後現代建築魔法重生於現世啊!

這條名符其實的合成異獸將會繼續牠扭曲的成長,抑或提前傾圮,隨河水逝去?

無論如何,謹以此文權充弔辭。

懸河長屋,願牠統治河的兩岸,直到川流乾凅、城市盡毀之日!

後記:

懸河長屋其實離我的國中母校‧老光明舊校區非常近。有好一段時間,補習時都會從旁經過,但當時並未留下什麼印象。最近幾年偶爾騎車經過,也僅止於「酷喔,改天要來拍!」的程度。

直到去年在報紙上看到市府似乎打算將該處拆除,我才抱著「再不拍就沒機會了!」的心態趕緊過去。我還試圖作了立面全覽圖,不過因為很長,在此拆成幾段:
Section A
Section B
Section C
Section D
Section E
Section F
Section End
大圖請點此:ABCDEFEND ;另因透視角的關係,好些接合處出現詭異的重複或角度,只能請看倌海涵了。

據報載,這是台中市唯一一段還存留的特殊河岸建築。

將來拆除後,不論這塊典型的城市邊緣地(edge,定義源於Kevin Lynch的《都市意象》)用途為何,我想「懸河長屋」的確是能給予設計師(或規畫者)想像與啟發的河岸景觀。

甚願我們的城市與河川能持續展開美好的對話。

更深入的歷史、背景資料可參考以下:

Heretic- 民生路26巷

台中學- 再論台中市民生路26巷吊腳樓無尾巷社區

請參見懸河長屋的:

照片集 (View as slideshow)

詳細位置(@GoogleMap)

11 thoughts on “懸河長屋

  1. 在我這一般人的印象裡,大家對於建築/景觀的興趣都在於美麗、雄偉、氣派或時尚的景觀建築,而你是用另一種角度來欣賞建築(廢墟)。

    看你的廢墟文章
    總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哀悼感,充滿了死亡的能量
    哎呀~我實在越來越喜歡了

    我在你的文章中同時也感受到了冒險的能量,這種感覺,讓我著迷
    如果一個外行人跟著不會妨礙你的話,其實我還真的蠻想跟你去的

    也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魯夫吧!

  2. gongon:
    我也是不折不扣的外行人呀~我想因為就是外行,所以才能像你說的、用一種冒險的單純心態在城市裡探索吧!

    以後您老回台中,有機會我們再一起去尋找都市裡的偉大航道吧!

  3. “最近幾年偶爾騎車經過,也僅止於「酷喔,改天要來拍!」的程度。"

    我之前騎車經過也是一樣的感覺,只是從未像你一樣付諸實現 …… (汗)

  4. 你好,我們是正要進行一個由國美館主持,關於台中的紀錄片,導演是拍攝過國家地理頻道賽鴿風雲的沈可尚,
    我們這次想要拍攝的主題是關於台中已被閒置的公共空間,以及在這裡對台中人大部份的人或是某部份人回憶的主題~
    在搜尋資料的過程中,發現了你的網站,非常希望有機會可以和你聊聊,也希望可以多得到一些關於台中公共空間的資訊~
    不知可不可行呢?

    非常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回音,
    我們本週日正要去台中一趟,有可能可以見個面嗎??
    我的聯絡方式如下

    洪廷儀
    hihiting821@gmail.com
    0939-155-255

  5. >>Lordcolus
    您也拍了很多很棒的台中都市景觀,日前又瀏覽了一遍,真的令人感到熟悉的城市風景!

    >>hihiting
    您好,已回信至您的信箱。
    國美館竟然有這種企劃,很讓人訝異。

  6. 其實日本河岸空間在這方面
    也沒說每個地方都很完善
    畢竟高度開發的地方也不多
    (每個河岸作親水空間那叫病態)
    頂多在水泥護岸旁有作綠化散步道
    但是水依然是邊界
    不會因為有水經過讓人的活動有所變化
    這些建築(違建)反映了環境所產生的真的很有魅力

  7. >>jenovala
    說到親水空間我就不爽,當年畢設時就因為脫口而出「親水」兩字,所以就被某位老師打槍了。故我已決定此生談設計時決不再說那兩個該死的字!
    (我同意每個河岸都親水叫病態…根本是變態啊)

  8. 你好作者!
    你的系列文章與拍攝的照片相得益彰好有意境呢!
    請問這裡至今還保留著嗎?
    想找機會去走走

  9. 如果你看過綠川柳川日本時代原貌的老照片,你應該不會認定這群難民「沒有蓋善意也沒有惡意」
    那群中國難民來住這裡簡直是強盜行為。台中市在1950年代初範圍僅火車站附近中區,要「安置」這些難民的空地還多的是。但這群中國難民選擇了市中心最美麗的河川去糟蹋。
    此外你們年紀不大,還不知道1950年代還有中國難民就直接在台中火車站前廣場自己割一塊地開餐廳的吧,還常有大官去吃呢。現在的宮原眼科,原本是日本平民財產,戰後被充公,原本做衛生局,後來賣給商人,商人去接收時,才發現二樓住了一群土匪中國難民,趕不走,打官司還花了十年。
    各位要欣賞這種拼貼廢墟之特異美感我沒意見,但過去那段可惡的土匪歷史不該忘了或淡化。

    • 感謝您對歷史背景的補充,不過有必要稍作澄清,您可能誤會了文章的意思。

      這篇文章(或說小屍斑對於廢墟的相關論述)是以「個人」「當時當下」所觀察、體驗到的現象為基礎,配合現實拍攝到的影像,綜合發展而來的;因此『其中既無「善意」也非「惡意」,它只是順著自身本能生長,而演化出今天異端般的身體。』這段話,無意指涉建造之初的難民,僅是試圖去說明那建築當時渾沌的樣貌。

      至於您提及的歷史和照片(有幸在某本照片集拜見過,的確很美),雖然多少也有了解,但小屍斑的興趣主要在失落場所的物質性本體與對該空間的個人性經驗,歷史則非本部落格專注的焦點,敬請理解。確實歷史不該遺忘,淡化卻是必然,看到沒有歷史的台中有您仗義執言,令人欣慰!

      對了,離懸河長屋遭剷平也過了一年多,正好有意發一篇更完整的文章,屆時還請您不吝賜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