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ing…Giraffeman !

Introducing...Giraffeman!!
向您介紹…長頸鹿男!!

長頸鹿男是長頸鹿人一族僅存的少數末裔,牠的名字是「杰拉費(Giraffy─長頸語,意思是『以雲為枕的』)」。

根據神聖的部族秘儀,這個名字至少已世代相傳2300年,超過30名長頸鹿人曾以此名行走塵世,在城市與城市間流浪。

從極稀少的文獻記載裡,我們發現長頸鹿人的古怪習性:「無人知曉這群長脖子的部族來自何方」,牠們高度仰賴都市空間,卻始終難以真正融入城市的社會網絡,以致於「佇足於一座城市的時間極少多過30個滿月(2年半)」。

長頸鹿人的社會體系(如果那稀少的數量堪稱社會的話)類似自成一圈的猶太聚落,然而所有研究都指出,牠們毫無信仰,也欠缺商業技巧;牠們就像流浪的吉普賽、放蕩的波西米亞、無所事事的嬉皮,只不過更加神秘,更加孤絕於所謂的人際與社交。

長頸鹿人既不介入人類社會生活,也從未展現出一絲一毫那種意願。雖然我們無法斷言長頸鹿人本質上的良善與否,但至今為止的資料裡,完全查不出長頸鹿人的犯罪紀錄。

即使如此,一般市民仍然對長頸鹿人懷有疑懼;這主要肇因於長頸鹿人─不知是出於天性抑或何種理由─對於幽暗空間的強烈傾向。長頸鹿人總是出沒在城市中較為老舊的區域,狹小的巷弄或破落的民宅,尤其是荒廢的建築物、遷出後的眷村、以及閒置的工業廢墟,似乎對牠們具有莫名的吸引力。

DSC05853
↑(上圖) 杰拉費在台中市一德社區被發現的模樣。從這張魯拉拉提供的照片,我們確認了長頸鹿人出沒於廢墟的行為之一是攝影!附帶一提,牠拍的目標應該是背景中紅色外牆的古蹟,一德洋樓。 

澁澤龍彥夢的宇宙誌裡談到小說《魔像(Der Gelom, Gustav Meyrink,1951)》時,引用了卡夫卡的評語,其中有一段或許可以稍微說明長頸鹿人無以名狀的幽暗傾向之謎:

「在我們心中,不健康的古猶太人街道,遠比四周衛生又嶄新的街道來得符合現實。在清醒的狀態下,我們漫步於夢中,不過只是過去時代的亡靈。」

牠們不斷地在城市間流浪,像是在尋找什麼;雖然離不開城市,卻又拒絕成為城市的一份子。最終,在所有可信的歷史記載裡,長頸鹿人的模糊身影逐漸與「城市沒落」的景象重疊,淪為象徵城市罹患無害之癌、一種預兆般的存在。

至今,不論從生物學、行為學、社會學、民俗學、甚至神秘學來說,我們對於長頸鹿人的認識仍近乎無知。牠們的偶然現身對我們的文明生活究竟有何意義呢?牠們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造訪人類的城市呢?

我是這樣想的:與其說長頸鹿人不斷地「造訪」城市,像個袖手的旁觀者漫步於幽暗的街巷,不如說長頸鹿人是從城市老死代謝的過程中誕生出來的某種「必然之物」。

是我們的城市自己邀請了「『以雲為枕的』杰拉費」吧!

不曉得基於何種機緣,「小屍斑」在台中市一德社區作廢墟散步時,竟意外發現了這位以「杰拉費」之名自稱的長頸鹿男。與記錄中全然避免社會接觸的印像相左,這位「杰拉費」並未對我們作出厭惡或閃躲的反應,甚至可以說牠根本無視我們的觀看,當然為了避免讓過度的刺激破壞這千載難逢的時刻,我們選擇靜靜地跟拍。

Giraffeman stands alone 
↑杰拉費佇立於空曠的房間。攝於台中市一德社區。

離上次長頸鹿男「杰拉費」行走於地的記錄,已有兩百多年了。而這一次,透過鏡頭,「小屍斑」將述說長頸鹿男杰拉費不為人知的奇妙生活。

敬請期待!

5 thoughts on “Introducing…Giraffeman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