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ay in Giraffy The Giraffeman’s Life

《長頸鹿男杰拉費的一天》

觀察時間:2008年7月6日
觀察地點:台中市一德社區

※本記錄是根據小屍斑與杰拉費初次接觸時所留下的照片、杰拉費的口述與觀察員的記憶統整而成。

Giraffeman is idling
「………呃,這是哪裡?」杰拉費睡眼惺忪地醒來,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團混亂。

Giraffeman is thinking
「噢!對了…」杰拉費突然想到什麼似地猛一抬頭,接著不可置信瞪著天花板─或著說,原本是天花板的地方。

「……怎麼睡個覺連牆壁也給拆了?」

雖然不明就裡,杰拉費卻開始展露長頸鹿人的高深莫測。牠…

Giraffeman imitates the cock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開始模仿公雞!

大約過了自得其樂的5分鐘後,杰拉費才注意到有幾個人在看牠。

出乎意料地,杰拉費主動走了過來,「你好!我是長頸鹿男杰拉費。」牠禮貌地說道,並且示意我們跟牠走。

一路上什麼話也沒說,走在前面的牠卻一直發出奇怪的聲音,長頸鹿男似乎酷愛模仿動物。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杰拉費啃起了某種食物。

Giraffeman swallowed a man!
牠停下腳步,若無其事地回頭對我們說:「到了唷。」還不斷砸砸有聲地啃著牠的佳餚。沒有人想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這裡是一德社區某個街尾,拐個彎進去,是一塊房子與圍牆間的空地,堆滿雜物與落葉。旁邊有一棟兩層樓像學生宿舍的建築,我們跟著杰拉費爬上二樓走道,牠興奮地手舞足蹈,好像有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Giraffeman pointed at the abandoned house
牠指著對面紅壁黑瓦的典雅建築,連我們也看得出來那不是尋常眷村房屋。

杰拉費久久地凝視著那棟建築(後來我們才發現,那是一幢古蹟,一德洋樓) ,牠的頭輕輕歪向一邊,彷彿靠在飄落凡塵的雲朵上─「以雲為枕」,正是牠的名字啊。空氣中泛起潮濕的味道,似乎連意識也隨之微微震顫。

為什麼這樣一個囚困在巨大城市迷宮裡的怪胎,能佔有如此輕盈的名字呢?是不是因為牠實在太過渴望天際了?我不由得想到幾年前作大學畢業設計時,有位同學的設計概念寫道:「天空是都市人的鄉愁」…

或許杰拉費真的喚來了雲吧,雨開始沉寂地落下。

雨水洗刷視野,也洗刷了時間。天色已暗,杰拉費跟我們到了一個很難想像長頸鹿男會涉足的場所。

Giraffeman @ McDanold's
而且牠興致勃勃地吃著巧克力聖代。

隔壁桌三個正經八百的成年人類嚴肅地討論教育問題,不時用懷疑的眼光偷瞄杰拉費(還有與杰拉費同席的我們);倒是一旁與正經八百討論嚴肅教育議題的成年人類形成強烈對比的年輕人毫不避諱地對著杰拉費狂笑。

就某種程度而言,杰拉費和它們相比,顯得更像正常人。

DSC05887
吃飽後,杰拉費堅持要與麥當勞叔叔談談,儘管我們一再說明那只是一尊雕像。

DSC05886
杰拉費還是用長頸鹿男的方式,與麥當勞叔叔熱烈地討論起石油危機與兩岸問題,並且對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表示意見。

他們聊到深夜。睡眼惺忪的我們看著麥當勞叔叔拍了拍杰拉費的肩,與我們一起目送杰拉費消失在街燈的陰影處。

這就是小屍斑所記錄到的,長頸鹿男杰拉費的一天!

4 thoughts on “A Day in Giraffy The Giraffeman’s Lif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