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縮的城市原型:泉源幽巷

Silent Alleyway 

台中市的道路劃分別具特色,常常同條路走到一半路名突然就變了,比如進化路往南會變成建成路;而這兩條路也銜接得煞是有趣,那是一串由三叉口、地下道、大轉彎所構成的複雜序列。假如你剛從地下道駛上建成路,不妨注意一下右手邊的聚落,本文要介紹的場所正座落其中。

<建成路336巷的磚房

拐進建成路336巷,右邊沿街面是一排封閉的兩層紅磚樓房,雖然進不去很可惜,不過它並非這次的重點;本次要介紹的場所是位在其後、建築狹縫間的深深幽巷(也就是眷墟『紅綿新村』)。

紅磚樓房的後方是一大塊空地,零星地停了幾輛車,牆邊擺滿雜物,還有一台漂亮的藍色偉士牌。仔細瞧瞧,牆對頭的房子竟都是空屋!於是我們便找了條防火巷碰碰運氣。

黑暗中穿梭過幾個轉折,狹窄的巷弄豁然開朗:

Abandoned Square

一座「廢墟圍塑成的廣場」!

點圖放大 

這片彷彿遭時間遺忘的空曠旁,廢棄的樓房如石棺般漠然樹立,門窗封以簡陋的木條,陽光是要把建築凍結在陰影裡那樣強烈,使整個立面清晰地像精細描繪的設計圖,不論生活的痕跡、增建的痂殼,或是修繕的傷疤皆歷歷可見。

  

那立面是過於鮮明了,讓人幾乎要相信此地一直都住著看不見的居民,廣場上舉辦著看不見的市集,流浪商賈們彼此交易聽不見的秘密,漆黑的門窗後瀰漫著嗅不到的一萬種陰謀。

走進空屋群間的暗巷,又是另一番光景。

我們常用「水泥叢林」來形容都市地景,但是現代化的寬廣道路與明淨高樓怎麼看都遠超真實叢林的尺度與空間感,反而這些暗巷才是真正的水泥叢林:緊密林立的兩層以上住宅之間,陰暗狹小的巷道編織出蛛網般的林徑,因為日前才下過雨,巷裡的潮濕與廣場上的烈日形成巨大對比,的確就像突然走進陰溼的森林,身畔的空屋暗室築起濃密的灌叢,頭頂上的浪板、電線、突出的陽台、連接左右兩側的小天橋,就像林中的水泥樹木伸出了枝椏來攔截天光。

Dark Alley 

為了弄清楚這究竟是什麼地方,我們試著尋找連接外部街道的入口。從外面看,街面的感覺就像其它市內稍老一點的街區:三至五層、一樓有著小店鋪的公寓櫛比鱗次,夾雜幾棟老舊的木造獨屋(多半有鐵皮加蓋)。極為尋常的台灣都市街景,但是就在這麼日常的風景裡,透過某條比防火巷寬一點點的巷子,非日常的密林正向我們顯現。

  

巷口窗戶上,有塊木牌清楚地寫著「台中市 東區 泉源里第 九 鄰長辦公處」,不太確定裡面有沒有人在辦公,不過巷內好幾戶門牌也是以「泉源里」開頭,姑且就把這塊森林般的暗巷區域稱為「泉源幽巷」吧。

不知道是否因為環境太陰暗,「泉源幽巷」有個奇妙的現象:路燈裝得相當低。

Customized Streetlight Corner Guardian 

低到根本是直接把路燈從燈柱上鋸下來,然後安在自家門旁…難道台中市政府有提供客製化路燈裝設服務(笑)?姑且不論是政府還是居民自己的傑作,這些低矮的燈確實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它們彎下了腰,日日夜夜守候在漆黑的巷道轉角,不論歸人或訪客,它們都指引。

這不啻是台灣普遍被詬病的雜交式都市景觀裡,非常值得玩味的空間策略:一種庶民式、簡陋而直接的手法,準確又靈活地對應了環境的問題,看起來既親切又可愛。

「泉源幽巷」不只是一張由空屋群間的縫隙所織成的動線網,它更延伸到了空屋內部,以及所有廢棄的樓層,就像一座立體的廢墟迷宮;再加上空屋群圍塑出的廣場,「泉源幽巷」簡直是一座縮小的城市模型─

點圖放大 

居住與社交、隱密與公開、闇影與日光、建築與廣場,以及貫串其間的通道─城市最原始、最初的空間元素都在這裡了。

卡爾維諾若是到此一遊,肯定會將它寫進《看不見的城市》裡吧!

或着應該這麼說: 

恰如《看不見的城市》裡頭記載的眾多城市原型,「泉源幽巷」是一座雖實際存在於我們的城市中、卻遭到丟棄、無人知曉的、凝縮的城市原型。

後記:

「泉源幽巷」其實並非全然幽靜,巷內深處還住了一戶老芋頭(請用台語發音),所以當我們在又暗又潮濕的巷子裡探險時,耳邊還伴隨著一陣陣新聞播報的聲音,相當微妙。

不久,我們繞出巷子(空屋區並不大),突然熱鬧了起來─不是市區那種熱鬧,而是突然闖入了某個小型聚落的感覺。一旁地址是泉源里旱溪街139巷,還有路過的歐巴桑像很習慣似地問我們來作什麼,大概有不少學生也來拍過照吧,這真是我們跑廢墟遇到當地人時,唯一一次被親切對待!我必須說,台灣的鄉親是很可愛的啦!

打聽了一下,「泉源幽巷」的確是一座廢棄的眷村,經網路查證,從前叫「紅綿新村」,現址為台中市東區旱溪街139巷12弄:

紅棉一詞係因此村村民九成以上來自於廣東省一地區「紅綿」,而當時的部隊長『莫福如』將軍就是源於紅棉,莫將軍帶領部隊撤到台中,建立新的居所,村名為『紅棉』。

其餘詳細資料請參考台中市眷村文化網

旱溪街上的大叔告訴我們,「裡面只剩下一戶老芋頭死都不搬走」(上一次聽到「老芋頭」,是小學時給自然老師取的外號),接著又提到「還養了幾隻很兇的狗,進去要小心一點!」聽他的語氣,大概吃過一點虧吧。

結果他講得一點也沒錯。我們回廣場遷車時,大概是午睡醒了,兩條惡犬打遠遠就對我們狂吠。

別看牠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對我叫時可兇得咧!

狗主人是一位歐巴桑,她竟然一臉訝異又挾帶幸災樂禍地問「牠叫著麼大聲你們不怕喔?」我們禮貌性地說原來是您養的狗呀,她又擺出驕傲又理所當然的表情說「當然啊,牠是我們的守護神,住這裡當然要防小偷…」

該怎麼說呢?這世上就是這種抱持敵意,把陌生人都當成小偷的心態扭曲份子,那當下我實在很想揍她那張理所當然的臉。

所以奉勸要到「泉源幽巷」散步的朋友,若你和我一樣怕狗,最好結伴同行。

另外,空屋群的旁邊有一棟兩層的紅磚建築,似乎頗有來歷?不曉得是不是古蹟。

日後重返的紀錄:《徒勞者之森:紅綿新村

「泉源幽巷(紅綿新村)」的詳細位置(GoogleMap)

「泉源幽巷(紅綿新村)」照片集:

(View as slideshow)

(View as slideshow)

4 thoughts on “凝縮的城市原型:泉源幽巷

  1. 學長好!
    今天我也去了一趟"泉源幽巷"
    畢製算是要以廢墟為出發點,所以到了這XD

    其實後來問了里長,在照片中里長的家其實是一個阿姨(阿嬤)住的,她說整個眷村裡面原本61戶,現在戶籍還在的剩18戶。但住在裡面的,包含她在內共三戶而已,一戶是學長文中提到的老芋頭,第三戶人家一直沒辦法遇到…

    狗狗的主人應該是文中提到的老芋頭,今天有去了一趟,看到三隻狗在他身邊。問了他(忘了怎麼開始問阿伯的,因一開始很不友善),阿伯說是怕有人來殺他?!
    一開始以為阿伯年紀大了有點…,但後來想想還是蠻有道理的。防小偷、防流浪漢、殺害獨居老人…
    挺恐怖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