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度夢土上的廢墟─時代大廣場

 

好久沒有回東海看看了。

大度山上的空氣,相思林間的風,樟樹篩過的日光,教堂優雅的雙曲線,系館(也就是那個院子),圖室,東別的擁擠與喧囂,穿透文理大道的深夜靜寂,住了三年的國際街、某寮以及喵嚕咪…

東海,就像我第二個故鄉。大度山雖然是貧脊的紅土層,但對我而言,那是永遠的夢土;那裡的一切都曾滋養過我,毫不褪色。

不過夢土上也是有廢墟的唷(笑)。

2008的最後一篇,就獻給令人無比懷念的東海,與夢土上的廢墟吧!

「時代大廣場」就位在東別(東海別墅)新興路旁,四季百貨附近。這麼大一塊廢棄的空間在東別往來雜沓的路邊竟然毫無違和感,也許台中人都太習慣充滿生活週遭的廢棄場所了。

Abandoned Time Square 1 

仔細想想,雖然我在東海待過四年,但好像從未踏進這個廣場過;我甚至不記得這裡當年有沒有在運作。

從外面看僅能隱約感受到這座宮殿的規模;實際進去走過一遭,才真正意識到,這具陳屍已久的軀殼是多麼地龐大而複雜:

Abandoned Time Square 3 

Abandoned Time Square 2 
(請點選圖片,可從較大尺寸查看)

ㄇ字型的建築體圍塑出「所謂的」廣場,天橋與圓弧型的各種線條像流彈似地割劃、擠壓,使原本就破碎不安的空間顯得更加壓迫。小尺寸的圓形平台在廣場中央,恰似混凝土風暴的風眼,多麼令人絕望的位置,讓人想到《哈利波特》電影中魔法法庭的被告席。

 

既不「大」,也稱不上「廣場」的時代大廣場,是一頭被過度武裝的改造機械獸,宏偉的身體上掛滿細小的鋼管鐵欄,強硬整形成的崎嶇外貌造就了太多陰影。

 

牠的倒下毫無意外,也沒有人在乎;正如牠諷刺地有些哀傷的名字:「時代大廣場」,這頭名不符實的可悲巨獸最終能維護的尊嚴,也只有不辱其名地以其屍身靜靜地觀看時代流轉。

時代的潮流總是從牠身畔流去,時間的永恆感卻在牠死後才降臨。

 

現在的「時代大廣場」,是一座巨獸體腔內的博物館,由於牠在世時沒吃到什麼人(笑),所以個人性、私密性的殘骸陳設並不多;反倒是保存了一些過去做商業用途時的奇妙痕跡。

 

 

 

加州監獄 
當年還在學校時,聽說某藝人在東海開了一家監獄主題餐廳,應該就是這個了。

巨獸畢竟擁有現代化的鋼筋骨、水泥肌,屍體保存得相當完好,沿著樓梯可以直達頂樓(當然,請不要嘗試電梯=.=)。很難得有機會能從高處俯瞰東別。

山上起了霧,底下的街道卻顯得更為鮮明。

 

 

那霧氣的溼冷讓我想到,每一回騎機車從中港路上東海時,尤其在冬天,可以明顯感受到溫度的下降,特別轉進國際街後,寒風更像埋伏好了似地猛烈襲來;畢業後我每回騎上東海,總是會這麼想:在我生命中有一段期間,就是呼吸這樣的空氣而活著呀…

 

站在死去巨獸的肩膀上,我似乎對於東海又有了一些新的認識:

除了森林與山丘上的學院,東海不只擁有光、風與輕柔的陰影,她也包容著深深的幽暗;緊密而雜亂的東別、校園裡佈滿植物的龐大溝渠、練箭場旁的神祕房間、無人的教師宿舍…這些小小的幽暗並不如我們所以為地那樣隱微,它們只是需要耐心等待。

「廢墟性」始終存於東海的本質裡,在山之上,在山之中。

而「時代大廣場」只不過是這種性格的必然實踐吧。

後記:

雖然題目是時代大廣場,但真正談的內容似乎是東海,也許我真的欠東海一篇文章吧。

每年元旦前後,新聞總是會報導紐約時代廣場前聚集了多少人一齊倒數。既然真正的時代廣場遠在天邊,且容我用這個假裝的時代廣場(還比紐約的多一個字!)來祝各位看倌,

2009、新年快樂!也祝各位廢墟散步愉快!

「時代大廣場」的詳細位置 (GoogleMap)

「時代大廣場」的照片集:

9 thoughts on “大度夢土上的廢墟─時代大廣場

  1. 通告: 廢墟-No.25 | 廢墟 -魂-

  2. 通告: Taichung’s Times Square 時代大廣場 - Synapticis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