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et Giraffeman

Giraffy in the square

本文算是上一篇《林森空街》的「外傳」,是關於長頸鹿人杰拉費、在林森空街不可思議的屢次現身;主要是考慮到篇幅,才將與杰拉費相關的地點留到本文一併介紹,算是「補遺」吧。

小屍斑在林森空街與杰拉費的接觸,紀錄如下:

先從文首圖開始吧!拍攝的地點大約在林森路24巷旁的住宅區裡,似乎是房子被拆除後留下的遺跡。

Ruined Court

不知道是否因為預算不足,留下了一面很棒的牆,連杰拉費也不禁受到吸引;看看牠驚呼的模樣,意外地相當天真吶!杰拉費似乎將這裡當成了某種舞台,自顧自地演了起來(後來私下問了,牠說那叫「悲傷星期天午後的房間與你坐禪」)。的確,這是一塊非常適合即興表演與快閃展出的場所,小屍斑將它命名為「展覽之庭」,但願有一天真能在此舉辦廢墟影像節。

表演告一段落後,杰拉費不曉得是在趕人還是表現謝意,默默地將屁股對著我們。在弄清楚牠行動的意義前,為了避免過度刺激稀有的長頸鹿人,小屍斑也只好乖乖地轉移陣地。離去時,杰拉費還是維持著那個有些不雅的動作,我依稀還聽見牠口裡念念有詞,也許身為廢墟游牧民族的杰拉費,是藉著荒謬的行動劇來替這塊廢棄的遺蹟發聲吧。

沒想到,才隔了一條馬路,杰拉費竟然又公然地出現!這次地點在林森路25巷與自由路一段89巷交叉口,平時多半停滿車,假日反而比較清靜。

雖然小屍斑來過好幾次,但也是偶然間才窺見圖中房子的立面的全貌,那磚剝落的位置好像日落時的雲朵,門的顏色恰似夕陽。簡直就像…街道用自己的臉來預言自身的沒落。

話說回來,我們神出鬼沒的杰拉費,這次罕見地擺出信心滿滿的姿態,對路人視若無睹(不過路人也對牠視若無睹),彷彿牠已久候多時。也因為牠不明原因的慷慨,我們得以盡情地記錄下長頸鹿人平時在街上活動的百態。

Giraffeman on the street

Freeze! Agent Giraffy.

Giraffy usually squats, jumps, and sleeps.

很遺憾地,這對了解長頸鹿人的行為模式幫助並不大…應該說人類完全無法與之溝通!我們之間畢竟存在著無法跨越的種族藩籬啊。

但從非常個人性的同理心來推敲,杰拉費的行為很可能就像表面上的那樣,只是單純的玩耍。牠在安靜而沒落的街上,玩著惟有牠才懂的簡單遊戲,而這就是牠代替街道向人們發出的邀約,因為不論是小孩的遊戲還是大人的遊戲,現在已經沒有人願意在這條街上玩了!

看著杰拉費在明亮的街上興高采烈地遊玩,旁觀的我們不禁莞爾,然而我們不是在笑牠;我們笑的,是恐怕永遠也無法加入遊戲的自己。

5 thoughts on “Street Giraffem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