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九之骸

今年驚蟄準得不可思議,春雨也來得突然。

難得有個午後見晴的週日,小屍斑二度造訪了「蔣宋美玲贈」之慈恩二村

到了現場,意外發現先前封閉的「丐幫總部(前貿易社區)」大門打開了,應該已經剷平的貿易九村原來還餘下了一整排殘骸。

<丐幫總部大門

於是小屍斑決定先去探探這個過去名動一方的眷墟遺骸,算是稍微彌補曾經失之交臂的遺憾吧!

繞過剩下的一排房子,可以看見眷墟剷平後騰出的廣大荒地,將要作為城市新生血肉的搖籃。這片土地孕育出的會是人們所企盼的願景,還是另一頭自我啃噬的怪獸呢?不論如何,遠方佇立的慈恩二村若仍殘存,將代我們目睹一切。

<慈恩二村樓體

回到空房前,寫著「貿易社區」的門柱外依舊有好些人聚在棚子下喝茶聊天,與門內的蕭瑟光景形成怪異的對比。

靠近入口那一頭有間類似活動中心的長廳,牆上寫著斗大的「永懷領袖」。能當領袖真是叫人羨慕,連廁所都有專用的:

Mr.President's Toilet <據說領袖用完沒沖水

其餘房屋大多是兩層樓的眷舍。剛下過雨,有些房子裡頭甚至還積了水,我們挑了一間看起來不那麼泥濘的進去。

繞到後側,是一條廢棄眷舍與工事外牆圍出的「小巷」:

當其他房子還沒拆除前,這裡或許也曾有一條類似的小巷,只不過紅磚如今換作了鐵皮,再也沒有可以面對面彼此交談的眷舍了,於是「街的臉孔」沉默下來,任由腐朽為它們發話:

腐朽重新喚起了那一間間房子裡關於過往的種種,我們彷彿是夢的稽查員,沿著巷子一一造訪這些橫遭遺忘的記憶。

爬上黑暗中的窄小階梯,眷墟中的「二樓」總是有出人意表的地方;傳說中每座山都與異界相連,或許空屋中的「二樓」也是類似的場所吧!

<樓梯口永遠是神祕的

Dialogue In-between

此外,眷墟裡總是會有幾個漆成藍色的房間,即使這裏被拆到只剩下一排也不例外;小小地、有著傾斜的屋頂,就像修道院裡的祈禱室。我不禁想像著,當夜色降臨貿九之骸,蒼白的月光在藍色的斑駁上化開時,那些不願離去、不能離去的記憶會聚集於此,訴說彼此的願望。

<傾斜屋頂的空間感很讚

儘管乍看之下,這個僅止單獨一排的眷墟令人有些失落,它難以凝聚像一德社區那種結界般的強烈氛圍,即使規模較小的干城六村也擁有深邃的異空間氣質,然而貿易九村的遺骸就像個被刻意留下的諷刺紀念碑,在毫無意義的巨大空白中央,極其虛弱地呼吸它僅剩的孤獨。

<貿九之骸

你有路(road),可是你沒有街(street)。

康如是說。然後經過貿九之骸的老人停了下來,顫抖地對房子發出像咳嗽又像嘔吐的聲音,使得柏油地表漸漸濕了一小塊;他走後不久,牽著兩條哈士奇的少年沿著老人離去的路走來,他沒有看見已經滲入地表的液體。

後記:

最後我們跟著牽兩條哈士奇的少年一同離開,天空再度烏雲密佈,幾滴雨若無其事地漏了下來,慈恩二村只能留待下回再看了。

其實在來之前,本來是要去附近廢棄的空軍指揮部(還是叫什麼名字記不得了,總之那扇紅色小門根本只是虛掩,簡直就是在招喚人們進去觀光),但畢竟隨便進入「廢棄的」軍事基地還是感覺有點不妥,經過一番熱烈討論,決定暫且再觀望一陣子。如果有人已經進去過了、或是根本每天都在裡面散步的話,請讓我們知道一下。

上次來時也是陰天,雨甚至還不小;仔細想想,小屍斑前往廢墟散步的時間裡,大概有一半天氣都相當陰鬱,不曉得這是因為失落場所佈下的結界,還是因為我們的城市本來就是這種性格?

關於「貿九之骸」:

照片集

詳細位置(@GoogleMap)

對旁邊的慈恩二村有興趣的話,請參考《蔣宋玲贈丐幫總部

下面是一些關於貿易九村與附近環境的連結:

HERETIC – 台中市碉堡-貿易巷碉堡

台中客 – 水湳機場原址東側二次大戰機場堡壘

光 影 の 間 – 消失的三色島嶼~貿易九村

2 thoughts on “貿九之骸

  1. 哈囉!!
    看到你們每次都好精采…
    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跟欸 : )
    因為好喜歡這種感覺喔
    希望能有更多同好,我們是大學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