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Giraffy the Giraffeman

Farewell, Giraffy

冬天走遠,春日已去。長頸鹿男杰拉費就像午後驟雨般地突然從城市裡消失了。

也許對逐廢墟而居的長頸鹿人來說,夏天正是遷徙的季節吧。

小屍斑最後一次遇見牠,就在這樣的日子裡,在城市的邊陲。非常、非常的偶然─比過去的每一次相遇都還要無法預期。

地點是台中清泉崗基地附近、慈恩十四村旁的空屋巷。上次小屍斑晉見了空屋裡的綠色王座,而這回我們卻在很意外的地方遇見牠:

<神情依然若有所思

<杰拉費端坐的房間

如同以往,長頸鹿男杰拉費一副心安理得的樣子,端坐在巷尾的廢棄房間裡,神情肅穆,彷彿正在考慮某件極為重要之事。正當我們極度懷疑牠其實什麼也沒在想時,杰拉費一言不發地起身,走進巷子裡另一間空屋。

<杰拉費走進巷內

我們趕緊跟了上去,屋裡卻見不著牠的人影。通過廚房窗口才發現,原來牠已經跑到隔壁去了。

牠一邊抓癢,一邊繼續苦惱。

我們也一邊抓癢,一邊繼續看著杰拉費焦慮地坐在那裡不曉得想幹麻。

突然,牠堅決地離開座位。噢噢,你終於也發現這裡蚊蟲有夠多了嗎?

轉眼間,牠像幽靈般地出現在我們身旁,兩棟空屋的狹縫之間。

Lonely Giraffeman

而且還不忘做出意味不明的舉動。雖然長頸鹿人的思維結構至今仍是個謎,但牠看起來似乎很努力地想傳遞某種訊息─

某種潛藏於玩世不恭的舉止裡、極度深沉的訊息。

就像以往每次在被遺忘的城市角落裡與牠相遇時,長頸鹿人杰拉費總是試圖訴說些什麼。不是透過語言,牠的存在本身與所處的位置,就是一段無辭的對白。

都市的廢墟化、杰拉費的突然到臨、以及與牠的屢次相遇,都非偶然,這全部都包含在城市必然吐露的語句裡。

也許杰拉費完成了當為之事,現在的牠終於可以為自己尋找逃逸的出口了吧!

Giraffy wants out! <杰拉費逃不出去!

Moody Giraffy

只不過,城市從未仁慈地對待這位陌生客,這次也不例外。畢竟杰拉費以自身的荒謬來揭露真相,怎麼看都是站在城市虛偽表象的對側。

牠很快地就放棄了尋找出口,蹲在地上劃圈圈。噯,這也是杰拉費的風格啊!

最後,他虛弱地靠著牆,撐起身體。

於是我們明白到,說再見的時刻來臨了。

牠的消逝就跟所有從城市裡遺失的場所一樣,無人聞問、理所當然。

The Death of Giraffy the Giraffeman

再見囉,長頸鹿人杰拉費。

後記:

在小屍斑探訪城市失落場所的旅程中,多虧杰拉費陪伴我們度過了不少愉快(而愚蠢)的時光。

隨著長頸鹿男杰拉費的消失,關於牠的一系列紀錄至此得告個段落了。尚有一些關於牠的零碎紀錄,有機會的話再發表吧!

總之,這裡短期內大概不會再有關於杰拉費的文章了。

不過要是你哪天突然在什麼詭異的場所遇上杰拉費,千萬別驚訝,因為牠就是這種莫名奇妙的的傢伙呀!

如果你實在太想念杰拉費,巴不得馬上看見牠風姿綽約(?)的身影,Flickr上有一個叫做Giraffeman(長頸鹿人)的群組,歡迎看倌您去瞧瞧:

Giraffeman. Get yours at bighugelabs.com

順便宣傳一下:

長頸鹿男杰拉費正在尋找牠的同類!如果你擁有長頸鹿人的照片,或著你剛好就是一名長頸鹿人,請加入我們並將你的長頸鹿人照片丟進來吧!

鹿人,羊人,或是其他任何類似長頸鹿人的傢伙也歡迎加入喔!我們長頸鹿人沒有種族歧視的。

4 thoughts on “Farewell, Giraffy the Giraffeman

  1. 說再見了!?
    我還沒實現與牠合影的計畫哩~

    看著本篇第2張杰拉費的頭像,那面無表情的面容。也讓我更加確認覺得牠有更多不為人知的失落秘密,存在於你們失落場所的旅程中。

    偶然的旅人覺得你們這一系列的角色扮演故事實在極為精采。也是因為這場景,多了更多幻想空間。拍拍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