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一德洋樓

一德社區傾倒後,長久以來埋身於市的一德洋樓終於褪去重重圍障,赤裸地攤露在城市的目光下。

而令人在意的是,洋樓「內部」變成了什麼樣子?

一年多前,小屍斑剛發現一德社區時,曾設法溜進一德洋樓過,那時裡面亂得要命,堆滿各種莫名奇妙的廢棄物,幾乎到了舉步維艱的程度。

過了一陣子,洋樓出入口便遭到封閉;她彷彿是一則看得見的謠言,矗立在空無一人的眷墟中。

萬萬沒有想到,得以再次進入一德洋樓,竟是在一德社區消逝之後。

以下為小屍斑重回一德洋樓探勘後,根據現場觀察與照片,對如何出入一德洋樓、與洋樓內部的現況,做個簡介。

首先是出入口;因為原本的路徑仍被封閉,請隨便找一扇窗戶爬進去吧!

比如下圖右邊第二扇窗 ↓

順便在此呼籲廢墟散步的同好,畢竟這是一棟珍貴的古蹟,企盼諸君放輕腳步、溫柔待她。

爬進去後,找到洋樓大門,發現門開著,外頭的小徑除了雜草長了,和過去幾乎沒什麼分別。那恐怕是最後一條稍微留存了一德社區巷弄感的小徑吧!總覺得如果踏出門,就可以走進從前那個美麗的眷墟啊。

昔。洋樓未封閉前,從門前小徑外看向大門 ↓
[一德洋樓] 秘邸

今。從大門內往外看 ↓
通往過去的門

今。一德社區僅存的「巷弄」 ↓
Yesterday's Path

此外,這條小徑還玩了點視覺的遊戲:進口窄、門前寬,從外往內看時,縮短了透視上的距離感,使洋樓看起來比實際上更接近,更加氣派;從門往外看時,出口則顯得更為深遠。

彷彿拉近了回家的距離,延長了離家的路。

至於這是否為洋樓原始的設計、還是一德社區加蓋後產生的美好意外,就不清楚了。

再回到洋樓內,過去雜亂的空間幾乎都已清空,讓我們更能看清其空間架構:

大門後連接著一條狹窄的走廊,串連了左右廳房;廊道另一頭的轉角處是通往二樓的階梯,再深入則通往後門。

一樓走廊盡頭的樓梯口 ↓

廊道右邊是一個圓柱形的房間,本來沿著圓周應該開著好幾扇窗,但似乎因為加蓋的考量,窗戶幾乎都有部份或全部被封死,目前只剩一扇開窗是完整的。

牆上隱約留著填補的痕跡 ↓

窗台配合牆面而拉出的弧線 ↓

填滿窗戶的壁櫃 ↓

走道左邊則是一個略為長型的小廳;有趣的是,以前這裡堆滿雜物時,我對空間尺度留下了「又長又大」的印象,但仔細檢視當時拍攝的照片、以及這回再度實地走訪,都發現它實際上比我印象中要小的多了,也許這是因為人會將感受到驚奇的記憶自動放大的關係吧。

經典眷墟藍 ↓

在上圖中,可以看見門後有個坍塌的房間,那是長年以來攀附一德洋樓的加蓋物。可能害怕強硬拆除會傷害到洋樓本體,所以現場保留了好幾處不屬於洋樓原始結構的建物,它們與洋樓保持著無法輕易分割的共生狀態,有些侵入式的接合甚至對洋樓造成永久性的改變。

看完一樓,接著讓我們爬上二樓看看吧!

二樓同樣也被清得非常乾淨─相信看了照片後,有人會質疑小屍斑對乾淨的標準未免太寬鬆了,下面就讓讀者比較一下:

昔。寸步難行的樓梯口 ↓
[一德洋樓]

今。空間清晰的樓梯口

曾經從附近居民聽到這樣的故事:

一德洋樓裡住著貪食的怪物。村民們定期將城市裡撿來的廢棄物送進洋樓,當作獻給怪物的祭品,只要牠不斷進食,就不會外出尋找別的食物(比如說,人);一德社區遷村後,再也沒有人會送垃圾了,當洋樓內經年累積的垃圾都被吃光後,怪物不得不離開洋樓,尋找另一個廢墟裡的堡壘。

在另一個版本的故事裡,垃圾則是要獻給一德洋樓,因為洋樓本身就是隻吞吃城市的怪物。

廢墟游牧民族長頸鹿人也許是這些故事的原型,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以後再說!

回到洋樓二樓,即使裡面沒有多餘的垃圾,還是可以很清楚地發現,內部格局曾遭到大幅的修改,大多數的牆面似乎都鋪上一層木版,簡陋的隔間以突兀的姿態阻斷了本該暢通的空間流動。

乍看是塊雅致的窗盼小室,其實邊廊的尾端 ↓

邊廊,可以想像原本是多麼典雅的空間 ↓

二樓的廁所倒是仍然叫人驚豔,滿牆的藍與白磁磚真是經典的眷墟圖像啊。上回來時那個還放了東西的圓形小壁櫃依然健在,現在清空後可以發現它原本是一扇小圓窗。相信這裡的居民一定對圓窗存有偏見

脫落的管線好像某種空間裝置 ↓
[一德洋樓] 掠藍

圓形壁櫃,細看之下也是被堵住的窗戶 ↓
[一德洋樓] 圓櫃

怎麼看都像是把一間眷村風格的廁所「塞」進洋樓裡。未來參觀的民眾可能會因而感到錯亂吧(笑)。

最後,我們將抵達此次散步的折返點:延伸自一樓圓柱聽、「橫臥之圓」與「垂直之圓」交錯的場所。

這是一德洋樓獻給自身的墓塚。

昔日,大量的布料像海般溫柔圍繞;如今則像座空墳,弔念著喪失的街道。

昔。布海中的浮床 ↓
[一德洋樓] 圓缺

今。空墓 ↓
[一德洋樓] 遺落

分隔墓室的「垂直之圓」 ↓
[一德洋樓] 墓牆

空墓內室,點此放大
[一德洋樓] 空墓

墓塚的外側,也就是「垂直之圓」另一邊,很明顯就是圓柱廳的二樓部分,與一樓相比,破損得非常嚴重,牆上還有許多勵志的簽字。

空墓外室。垂直與橫臥雙圓交會 ↓
[一德洋樓] 圓廳1 (2F)

空墓外室。「橫臥之圓」 ↓
[一德洋樓] 圓廳2 (2F)

上圖右側的門外,是一小段階梯,連接至洋樓大門的雨遮,實在不像洋樓的原始設計,可以想像當年分配到該處的住戶有多麼渴望能擁有一塊室外陽台─即使是位在大門上。

當然,小屍斑對這麼靈活而饑渴的空間利用是絕對肯定的。甚至可以說這種看似不講道理、卻又妙趣橫生的建築改造,正是臺灣庶民建築的精隨。在我們的城市裡,許多老舊的聚落都保留了這類生猛的空間利用法。

那麼,一德洋樓的現況報告到此算是告一段落;後來我們又從一樓的某扇窗戶鑽了出去,帶著一些朦朧的想法離開。

再會囉,一德洋樓 ↓
[一德洋樓] 再會了,一德洋樓

根據那些想法,接下來小屍斑想談談「殘存的一德洋樓」作為一棟古蹟、以及一德社區曾經存在的証明,她可能具有的意義與價值。

如上面的圖文簡介,今日的一德洋樓,不論內外空間,都是長年與一德社區相互交纏的結果,其中變化不涉及好壞,皆是生活的必然。

更具體地說,造成洋樓空間現況的主因,幾可斷定為「曾有多達五戶軍眷共同居住於洋樓裡」─

二戰結束後,洋樓產權於民國39年9月移轉予聯勤糧秣廠,洋樓周圍土地改建為眷村,即一德新村;洋樓主體建築則分配給五戶軍眷居住。

也就是說,原本由富商林懋陽興建、爲服務單一家族而設計的一德洋樓,被分割給了五戶軍眷,原有的空間配置想必無法適應五家人各自獨立的使用需求,因此被迫對洋樓內外的空間結構做了必需的調整,再加上與周圍眷村建築的相互連結,最後便成了如今這副模樣。

我不禁想起從前設計課中,阿陸老師曾提過的「疊置(superimposition)」這種手法。

一德洋樓的空間,簡直就是「用各種方法強硬地將五間眷舍與洋樓疊置在一起」,而且是真真實實的兩種空間需求、透過完全物理性的碰撞、而誕生的詭異混種。

事實上,不只是內部的「洋樓與五戶軍眷」發生碰撞,外部的「洋樓與一德社區」間也同樣彼此碰撞著,也許外部的情形比較接近「互相侵蝕」,亦即眷村與洋樓的生活空間像單細胞生物的觸手般彼此接合,只不過建築的接合具有永久性,即使一德社區已遭拆除,洋樓立面仍然看得出來剝除外部結構物時所留下的傷痕。

一德洋樓做為古蹟的價值,絕非僅止於「一棟建於日治時期的典雅洋樓」,她所承載的不是虛無遙遠如幻像的過去,因為數個世代最誠摯的生活方式已刻印在她的身上,人們撕裂也縫補她的外皮,掠取也填塞她的內臟,一德洋樓本身就是社區發展的凝縮建築史,而我們相信,再也沒有比作為「家」的建築更能誠實反映該地的居民曾是如何地活著。

一德洋樓最珍貴的點在於,我們既能從洋樓身外與內在讀出她原始的結構,也能自結構之上,發掘長年累積的時代變遷與生活樣態。

在異變之風如狂潮般掃去老舊眷墟的台中市,但願有幸殘存的一德洋樓能受到更慎重的對待;她八十多年來所承擔的已超過她身為古蹟的價值,她是眷墟靈魂的繼承者,她遍體的傷疤就是已逝者對城市的控訴,哪些該撫平,哪些值得留下,實需主事者深思。

關於一德洋樓,請參考:

照片集 (在Flickriver瀏覽)

位置(GoogleMap)

關於一德社區與一德洋樓,請參考以下三篇:

一德社區-洋樓驚夢八十載(上)

一德社區-洋樓驚夢八十載(下)

一德社區,傾倒!

我深怕正文結論寫得不夠清楚,有些人會誤解小屍斑的意思,索性再說明一次,並作出較具體的提案:

現在「殘存的一德洋樓」是一德社區唯一的遺產,由於長年以來在眷村中受到居民的改造,她已經不單純是一棟古蹟了,她的建築體記錄了居民的改造,等同於某種程度上記錄了居民的生活,也就是過去幾十年來,位於台中市一角的一德社區的整體風貌變遷或多或少都刻印在一德洋樓上了。

因此,我們極力呼籲有關單位不該將一德洋樓視為單純的古蹟來處置,而該視為一棟「同時兼具日治時期洋樓與眷村庶民生活風格」的混種建築來思考。

具體來說,「完全依照日治時期的原始設計來做復原」絕對是錯誤的方針,小屍斑的淺見是,應當將洋樓被「改造」(官方說法大概會是「破壞」)的部份當作洋樓的延伸來處理,將能反映眷村生活的部份保留,明顯毀損且無意義的部分則加以拆除。

比如說:本文所提到的「大門雨遮上的陽台」就有保存的價值,或是以類似的手法重新改建也無妨;至於一樓圓廳的窗戶則該讓它恢復原本對稱的配置。

當然以上只是極主觀的舉例。

簡而言之,小屍斑的意見是反對徹底的回復原貌,而將一德洋樓視為洋樓與眷村建築的混種來加以「改建」

還請看倌諸君不吝指教。

後記:

終於寫到後記了,那就順便祝第一時間看到本文的各位,有個愉快的中秋佳節(剛要打「中秋」兩字時,腦子裡先蹦出來的詞竟然是「月誕節」,果然頭腦已經開始不清楚了)

這篇不知道為什麼拖了快一個月才順利完成,也許我終究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冷靜地說明關於一德洋樓的種種。

這次放了比較多照片,若有造成瀏覽上的不便,尚祈海涵。

P.S. 如果各位看倌往後有任何一德洋樓的消息,盼望您可以來此留個言讓小屍斑知道(雖然知道了也不能怎樣,哈哈),我們會非常感激!

4 thoughts on “再探一德洋樓

  1. 感謝您將一德洋樓的近照貼在網上,使原本住在眷村當中的我們回憶起過去的"洋樓"像大宅院般的繁榮及擁擠。聽說眷村拆了,只保留這戶。家人們都不太敢回去,只怕觸動過去許多的記憶。

  2. 我們正在做這裡的調查,為修復前的準備,如有更多關於洋樓的過去希望提供給我們,非常歡迎,有最新消息也會再度留言讓您知道的。

    • 謝謝您,我對洋樓的歷史沒有什麼涉獵,網誌裡的資料都是網路上查來的,如果有得到其它資料會再設法通知的。

      再次謝謝您的熱心,期望洋樓的未來能受到妥善照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