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城市牧場

Urban Fence

不論多麼地習慣都市生活,還是有許多東西,是城市裡的我們難以獲得卻深深渴望著的。

還記得朋友在畢設作品集上寫道:

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當真實不再為人所習慣,鄉愁便掩蓋了感覺。」

我(Toshiba):「自然是人的鄉愁,天空是都市人的鄉愁。」

台中市南屯區惠德街口,就有這麼一個回應著某種鄉愁的場所。

白色圍欄圈出的牧地雖不大,倒也足以放養幾頭綿羊;她的主人未必懷抱著對天空的渴望,也許僅僅是企盼一座城市裡的牧場吧!但這也夠令人振奮了,不是嗎?想想看:

我們可以在高樓間擁有一小片草原,與羊群一同漫遊。

然而,這座城市牧場卻有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特點。

↓真的是牧場噢。
Fake Pasture

↓真的有羊呢,不過…

↓呃?

應該無需多做說明了。總而言之,牧場裡的羊都是假的

一時之間實在難以理解這樣的景象。

是某種裝置藝術嗎?

牠們微笑的嘴角是否正嘲諷著遠離田園、卻作著田園夢的都市人?

高樓環伺的畸零地上,靜止的羊群彷彿正悠悠地說:「你們最多也只配擁有這樣的偽物吧」。

或許在這個影像資訊有如空氣的年代,只要「能看得到」就夠了。至於那是有血有肉正在呼吸的羊,還是印在立牌上、大量複製的卡通羊,似乎並不那麼重要。

牠們的存在固然諷刺且幽默,它們所處的位置更充分體現了人們不願面對的城市真相。

大圖點此

Wall Chart

混合使用、違建、加蓋,極端的機能與經濟考量下所誕生的建築風貌,比起炒樓團所哄抬的豪宅別墅,這才是我們所熟悉的城市臉孔,看似荒謬,卻也是城市最誠摯的一面,那是城市進化與生活的歷史書,看似隱晦,卻不欺瞞。

看似荒謬,卻依循命定的秩序。

在混亂而荒謬的建築體前,缺乏厚度的假羊們毫無怨言地佇立在荒蕪的佈景裡,爲圍欄外的人們露出免費的微笑,連同牠們此時此地的存在,也許都只是為了證明一件事:

城市本來就個聚集了種種荒謬的地方;其中最為荒謬的,就是不斷試圖剷除荒謬性的我們。

在「(偽)城市牧場」周圍,拿著相機繞來繞去的我們好像也漸漸成為路人眼中荒謬風景的一部份了。

不知不覺,太陽墜入了高樓間的峽谷,從馬路對面的公寓傳來生澀的直笛聲,《天空之城》的主旋律斷斷續續地乘著清冷的空氣飄送過來,在暖冬中的街道上迴響。

那天下午,整個空間似乎因此而震動了起來。

Dusk Fence

「(偽)城市牧場」的照片集 (View with Flickriver)

「(偽)城市牧場」的位置(GoogleMap)

後記:

根據掛牌上的「瓏昇牧場」,這塊地大概是屬於瓏昇建設,也許是在新建案動土前暫時作此佈置吧。

爲了在小屍斑-台中廢墟地圖-中標出位置,便在GoogleMap上搜尋惠德街,結果卻怎樣都找不到。後來看了HERETIC這篇才知道原來那是整併後的新路名,的確是台中奇蹟啊(笑)

雖然把這篇文章放進了台中廢墟地圖,但這塊私有地想必算不上「所謂的廢墟」,不過小屍斑計畫真正在意的是「城市中的失落場所」,以這層意義來講應該還說得通吧,希望看倌諸君就別計較這個了。

本來在思考「假羊」這個現象時,還想談一些符號、象徵、真實性、機械複製和虛擬…之類的東西,但實在非我熟悉的領域,無法清晰地寫出心中模糊的想法,只得作罷。不過看了上面那些名詞,應該有人可以揣摩我想說的大概是什麼(自以為,哈哈);很有趣的現象,是吧?

很感謝那天下午練直笛的小朋友,他接連吹奏了好幾首宮崎駿動畫中的經典曲目,《天空之城》後好像是《風之谷》。感覺好像因此而稍稍喚起了小時後第一次看到這些作品時的悸動。

斷續而生澀的笛音與街道上的各種聲音毫無隔閡地相容,能在那樣的情況下拍照,實在很享受啊!

有時候除了相機,我會貪婪地想,如果自己有錄音器材的話就好了。

10 thoughts on “(偽)城市牧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