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EDEN:沒有終點的樂園

eden18

It’s an Endless World!

這是漫畫《EDEN》(伊甸園,全18冊,東立出版)的副標題。

今年初,這部關於「沒有結局的世界」的近未來科幻史詩,終於在台灣發行了完結篇的第十八集,伴我從少年進入青年的漫長故事總算畫上句點。

《EDEN》在日本的月刊アフタヌーン(午安)上,從1997年11月號開始,到2008年的8月號,前後連載將近十二年。作者是遠藤浩輝老師。

eden01

上面是第一集的封面,圖中的兩位是第一話的男女主角,艾諾亞與漢娜;中間的插滿線路的東西則是戰鬥機械人「代戰天使」的頭部。

終卷的封面明顯地呼應第一集,他們沉睡的模樣很值得玩味:艾諾亞是長大後的樣子,漢娜卻保持著初登場時的年輕姿態。

從封面似乎就可以看出著兩人歧異的結局。

最後一集裡,當艾諾亞見到漢娜的「殘骸」時,馬亞對他說:

你很震驚嗎?不過艾諾亞,她從很久以前,就已經絕望了。 (第18集 p.156)

對漢娜而言,這只能說是再必然不過的結果了。她的絕望不是從遭槍擊時開始,也不是從女兒死去時開始,或許從離開避難所那一刻開始,她便踏上了前往絕望深淵的起點。也許在結晶體所創造的新宇宙裡,她終於可以回到年輕時那個與世隔絕的避難所,永遠地留在樂園中了吧。

「反覆地步向絕望的人該怎麼辦呢?」正是構成《EDEN》故事線的主要命題之一。

在《EDEN》的世界裡,大致上分成兩類人,一類就像漢娜,受夠了世界帶給他們的絕望,於是放棄了世界,選擇進入結晶體;另一類人則像艾諾亞,拒絕結晶體的邀請,繼續承受絕望的打擊,仍然奮戰,以致於死。後者並非比較堅強,只是比前一類人來得幸運。

就結果論,不論哪一類人,他們的消逝都殘酷而沒有道理。

整部《EDEN》就是在描寫「殘酷而毫無道理」的世界裡,人類如何一再地「白白犧牲」,以及在這樣的情況裡,人類究竟該何去何從?

以下將回到故事的起點,試著重新理清《EDEN》到底想說些什麼。

如果把《EDEN》全十八集的架構作個檢視,會發現第一集的風格迥異於往後的十七集,敘事步調平緩,描寫主角與機械人「代戰天使」漫遊於末日後的廢墟都市,大多數的篇幅都伴隨著他的喃喃自語,彷彿是作者透過主角對「末日的神話」發了滿肚子牢騷(直到書末,故事才突然有了明顯的展開,接下來是連續好幾集異常刺激的驚險大逃亡!不過這稍後再提)

而開宗明義的第一話卻又是可以獨立存在的傑出短篇,遠藤浩輝對中短篇的故事結構與敘事技巧掌握之純熟,在此展露無疑。

第一話標題為「開場序言」,幾乎已囊括了整部作品的核心概念。

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遭病毒侵襲的劫後世界,一對擁有抗體的少年少女在避難所廢墟裡展開自食其力的生活」。

乍看之下設定有點老套,似乎也是千囍年前、末日風潮下的眾多產物之一。

實際上並非如此。

遠藤浩輝在此採用「現在」與「過去」並行的雙線敘事,娓娓道出一段末日的謊言與悲劇。

很明顯地,第一話借用了聖經中「伊甸園」的故事;當然,他是用自己的語言去重新建構(或是說模仿)了截然不同的科幻神話。

那麼,遠藤浩輝筆下的伊甸園是什麼樣子呢?最重要的,那裡沒有神

第四集中蘇菲亞有段話清楚地說明這一點:

「在你們身上,找不到除了你們自己以外的神。可是,你們卻又不如神那麼強。」

法治國家、自由經濟、思想傾向、自然科學、電子網路…這些人類創造出來的系統,結果都以「全知全能」為目標…然後卻總是…失敗。

(第四集 p.149,150)

更精確地說是,沒有神,只有試圖扮演神的人,這一點始終是《EDEN》所透露的核心思想,甚至是遠藤浩輝這位作家的理念根基。他的想法就算以青年商業漫畫來說,也是罕見地悲觀─

既否定神明的存在,卻承認神明存在的必需與人類的有限,他筆下的人類似乎沒有除了「延續」以外的希望存在。

回到前面談的第一話─容我姑且將它戲稱為「無神論版本的伊甸園」吧─艾諾亞與漢娜對應亞當和夏娃不言自明,而既然沒有可以悖反的神存在,他們並沒有墮落的問題,他們所擁有的抗體也許就是他們所背負的原罪。

至於誘騙人類墮落的蛇,成了代替神看照亞當夏娃的保母,他是避難所裡的第三人,雷恩。有趣的是,雷恩是個同性戀,而他崇拜喜愛的對象正是艾諾亞的父親克力斯。

有趣之處呢?首先,從整個故事的規模來看,「試圖扮演神」的顯然是「原父」組織(後期轉型成地球聯邦政府);而在第一話裡,曾為「原父」的間諜、後來率領「原父」軍隊侵入避難所的克力斯可以說代表了「原父」組織力量的代行人,也就是「試圖扮演神的人」。

那麼有趣之處就在於,聖經裡的蛇是忌妒著全能者,渴望獲取使之同等的位置;「無神論版本的伊甸園」中,蛇卻是深愛著「試圖扮演神者」,但又無法忍受「促成世界末日」的誘惑而背叛了深愛的對象。與其說是對「天使墮落」的神話提出質疑,不如說是遠藤浩輝肥皂劇式的諷刺吧。

這裡稍稍岔題來談談雷恩無可救藥的自毀傾向(證明了邪惡最終都會將自己導向滅亡?)

因為無法得到克力斯(已婚有子),索性就一起毀滅嗎?我認為並不是,雷恩本人曾對克力斯的妻子說「也有一種同性戀是不以戀愛做為人生的目的。(第一集 p.59)」我認為他的自毀傾向跟故事後期,人們「進入結晶體的意願」同是類似思維下的絕望產物。只不過雷恩的悲慘處在於,他所期待的終結根本沒有發生,他欺騙的不是全人類也不是克力斯,他欺瞞的是自己,而且他必須無能為力地觀看自己打造的末日假象,等待死亡。

相比起來,結晶體中那些「與其等待沒有終結的終結,不如一起創造新起點吧」的人們,實在幸福多了啊。

遠藤浩輝版的伊甸園裡,亞當與夏娃縱然對未來抱著期望與想像,但傳授知識的蛇卻是個徹頭徹尾的悲觀主義者,從小世界就未善待他,「在那種小地方,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生存下去是無止境的痛苦。(第一集 p.42)」而從痛苦中獲得的老成,使他可以靜靜凝視著遲遲未至的末日。

如果末日不降臨,我們的痛苦將持續到何時呢?《EDEN》裡不時對「結果世界還是沒有滅亡啊」作出失望的嘆息,竟與《啟示錄》中死者求問上帝公義何時才得以償還的描寫,意外地類似。

這也對應到第十五集,馬亞對瑪娜所做的長篇大論:總之,整個世界、整個人類社會就是「殘酷而毫無道理」的。而且往後還會繼續「殘酷而毫無道理」下去。

無法承受「世界」的殘酷,無法在「社會」獲得幸福,就連「神明」也沒辦法相信,妳想那些逐漸「白白犧牲」的人的魂魄,又要如何得救?

(第15集 p.140)

若是細究《EDEN》每個篇章的劇情,會發現結局必定是無法挽救的「白白犧牲」。

初次來到避難所的克力斯代表美國軍方,同時也是個懷抱理想的人道主義者,將殺人用的「代戰天使」帶進為救人而存在的設施,卻遭到摯友雷恩的背叛,進而導致人類的滅亡;第二次他又帶著神罰─「原父」軍隊─再次降臨避難所,反被落入人類(克力斯之子艾諾亞)手中的「代戰天使」屠殺殆盡。就連(人所試圖扮演的)神自己也是「白白犧牲」啊!

聖經中,亞當夏娃因為犯罪而被趕出伊甸園,神在園的四方設下旋轉的火劍把守;遠藤浩輝的故事裡,亞當為了留在伊甸園而弒神(弒父),可以說他從神手中奪取了伊甸園後,又和夏娃帶著本該守護園子的天使離開。

稍微比較一下聖經與漫畫中的伊甸園,可以發現聖經中的亞當非常欠缺主動性,就連分別善惡樹之果也是受到夏娃的慫恿才吃的,雖然上帝確實賦予他近乎完全的自由,但大體來說,他是依照上帝的規則而活,且活在上帝為他設定的環境裡;《EDEN》裡的亞當─艾諾亞則處於(他認為)神不存在的世界,他所面對的就是「殘酷而毫無道理」的混沌,他所能作的就是盡一切力量加以適應、抵抗。儘管如此,艾諾亞的妻子、兩個女兒、甚至包括他自己,仍舊不免「白白犧牲」,他的兒子雖然倖存,卻不得不承擔這些犧牲帶來的悲痛。

整部《EDEN》就是在描繪人們如何拼了命地想在「殘酷而毫無道理」的世界中存活,但他們所有的行動、眾人奉獻性命努力想達成的一切,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換來毫無意義的「白白犧牲」。

第二集中,蘇菲亞提出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

可是聖經和可蘭經偏偏要把神明捧成「獨一無二」的存在。所以,神明後來才會發狂的…祂試圖成為獨一無二「絕對性」的存在!

不過…艾力亞,一個人不能夠沒有信仰。雖然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說『我什麼都不信』 (第二集 p.130)

如果人不是信仰擁有絕對性的神,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值得被信仰呢?神應該是絕對的嗎?如果所信仰的可以是沒有絕對性的神,還可以稱之為信仰嗎?如此說來,信仰又是什麼?雖然這些問題恐怕遠藤浩輝自己也無法回答,但創作的目的往往未必是尋找正確答案,而是問出真正直得思考的問題,就這一點而言,遠藤浩輝無疑是成功的。

至於《EDEN》的提問則相當明白:如果真的有神,如果真的有完美地籌謀一切的全知全能者,為什麼這世界如此「殘酷而毫無道理」?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白白犧牲」?

我認為作者否定的是神─普遍意義上「宗教中的神」,卻肯定信仰的價值;他肯定的是「信仰」這個行為本身,至於信仰的對象為何,似乎並不重要,或是說,那只是個空泛的觀念,不論人們如何各自認定,實際上對人產生影響的是信仰,而非神明。

「原父」信仰著神秘的布雷羅曼計畫、反抗「原父」的毒梟艾諾亞信仰的是人類有能力獨自進化的可能、販賣武力的跨人種經濟體「Nomad」又信仰其他的東西…他們似乎試圖扮演神,但其實他們都是藉由堅信不移的信仰,好在「殘酷而毫無道理」的世界裡說服自己,犧牲絕非平白無故。

但我們若繼續讀往後的故事就會發現,艾力亞(艾諾亞的兒子,大多篇幅也都以他為主)不論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還是在理應掌握局面的情況下,總是意外地失去他所珍視的人。

遠藤浩輝使用了大量的篇幅描寫艾力亞等人如何費盡千辛萬苦,卻一次又一次地功虧一匱。拯救同伴、拯救愛人、拯救母親、拯救妹妹,驅使他行動的強烈理由總是一再地從他生命中喪失。雖然那些喪失成為逼迫他成長的養分,成為支持他的信仰,使他從軟弱的少年變成優秀的地下工作者,但最終妹妹瑪娜的死還是將他擊垮。從悲慟、仇恨中萃煉成的信仰還是到達了極限,他自暴自棄地靠著海洛英麻痺自己,卻無法真正墮落成毒蟲,也無法振作起來,不過他還是比那些白白犧牲的人幸福太多,畢竟始終有人願意等著他、將他從泥沼裡拉拔出來。

顯然「人雖然不能沒有信仰」,但當信仰只剩下信仰本身時,就是空洞而無意義的,遲早會到達極限,也就是「陷入絕望」。

故事終盤的「結晶體」,正是為了替這個悲慘而絕望的矛盾狀態找一條出路,而提供的科幻式救贖吧!

結晶體發射光束的描寫,竟與我記憶中《平成狸合戰》末尾,老狸貓法師用幻術作出一艘大船,載著信徒們飛去的畫面,意外地相似。也許我們都渴望有一日得以遠離塵世,即使那只是虛幻的夢。

如果能選的話,我是否也寧願在《People Get Ready》的樂聲中,將希望賭在虛無渺茫的新宇宙裡呢?

附上The Impressions的People Get Ready,這應該就是書裡的版本。(歌詞)

看了以上關於《EDEN》主題的討論(大多是我個人的胡言亂語,對不起),可能會認為這是一部嚴肅枯燥的漫畫;決不是這樣的,其實《EDEN》對於近未來戰爭的方式,作了極端精采的描寫,娛樂性完全不輸任何好萊鎢電影。

從第一集末尾開始,主角艾力亞與Nomad的「同伴」(當時的狀況比較接近艾力亞被挾持)一起逃出原父的軍事範圍,長達三集的內容,滿滿的小隊作戰場面,游擊、近身格鬥、機械裝甲、毒氣、狙擊、雷區、駭客戰、人造人…讓人目不暇給的同時,也深刻地帶出人物的故事。沒有一頁是無聊的。

第五集開始,劇情又有了巨大轉折,成功逃離原父掌握的主角因為某個事件,除了慘遭痛毆遺棄街頭,最後竟然被安置到妓院當少爺。於是六到八集的故事全部都圍繞著主角如何在妓院打工、捲入地方角頭鬥爭、毒品交易等事件發展,他也獲得了第一個愛人。

之後的故事變得複雜起來,有多線同時進行著:一方面延續妓院時期的恩怨,還有原父等各方組織的角力與行動,以及最科幻的元素「結晶體」的出現。

然後就這樣呼嚕嘩拉不知不覺演到十八集結束。

可惜的是,故事後期稍有疲軟之態,我想除了世界規模的異變不是能輕鬆描寫外,當故事已經上演過各種慘劇後,讀者與主角都感到有些麻痺,除了逐步邁向設定好的結局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作法了。

第四集裡,建治問哥哥龍一,這世界上,到底哪裡有樂園呢?

一天之內,所有朋友都死光的龍一淡淡地答道,「有人居住的地方。」

《EDEN》的結局除了呼應副標題「這是個沒有結局的世界」,同時也表明了一件事:

這是個沒有終點的樂園。

其實整部《EDEN》中還穿插了另一段獨立的故事是我不得不提的。

它的篇幅是從第九集到第十集前半。

如果你還沒看過《EDEN》,又怕看完整部不合胃口,那麼我強烈建議可以先從這部份開始試閱。

事件的開端是塔里木盆地的油田被維吾爾族人佔領、挾持了人質,並藉此機會向世界發聲。

原父聯邦軍與人民解放軍理所當然地開始了危機排除,同時維吾爾族內部也有著激進與和平的矛盾爭論,加上情報戰與媒體戰,雙方的攻防非常激烈,但結果顯而易見。

是不是覺得有些眼熟呢?這個故事連載的時間可是遠早於今年(2009)的新疆血腥鎮壓事件喔。

只不過現實中的維吾爾族既沒有佔領油田的武力,也沒有販賣軍力的組織Nomad在背後支持。

故事的結局也有著《EDEN》一貫的徒勞與哀愁感;我想遠藤浩輝的悲憫,就是用寫實殘忍的敘事來描寫弱勢者的處境吧!

最後,這若是不寫,實在不吐不快:

除了第一集書末作者親手畫的四頁短篇,艾諾亞與漢娜的「旅程(也就是兩人離開避難所後,到艾諾亞成為大毒梟之間的故事)」到完結為止,完全沒有畫出來。雖然很可惜,而且我相信以遠藤浩暉的功力,肯定可以將這段過往編織成精采的故事,但他卻沒有為了延長連載而那樣做。

我非常敬佩他對故事的忠誠。

關於《EDEN》,請參考:

日本Amazon上的全18集書單

wikipedia(日文)

關於作者遠藤浩輝,請參考:

wikipedia(日文)

遠藤浩輝のドブ捨て日記(似乎是作者部落格,只更新到去年。日文)

後記:

這篇囉唆的「讀書心得」其實是年初讀完《EDEN》完結篇後,在後勁十足的餘韻中寫下的。

由於當時寫得非常混亂,反覆修改了幾次後還是覺得不太對,便棄置於草稿匣。直到近日才猛然警覺,「老天,今年都快過了啊!」再不貼出來開頭的「今年初」恐怕就得改寫了,於是又經過一番折騰,總算是勉強寫出來了。

還請諸君將就看看吧,如果你直接跳到最後,我完全可以理解那感受(笑)

至於對耐心看完全文的你,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感謝。

One thought on “[漫畫]EDEN:沒有終點的樂園

  1. 通告: [遠藤浩輝] 伊甸園 EDEN 〜It’s an Endless World!〜 | 審漫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