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鐵道、天橋、以及城市的邊緣唱遊


↑ 系統嵌入的播放器縮水了,建議去vimeo觀看原始版

日本雙人組TenniscoatsTake Away Show的表演:《Baibaba Bimba》。

當初在填鴨教室看到這段影片時,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彷彿平凡日常中記錄下的微小驚喜,雖然充滿了環境的混沌與隨機性,但聲音或影像都呈現出極為純粹的動人質感,而且配合地絲絲入扣。

隨著攝影機的推移,人聲、樂器聲、敲擊空間的聲響、還有城市所發出的各種聲音,紓放而隨性地一一流瀉;這些聲音像是一連串經過仔細安排的意外,交織出完美得不可思議的音樂。

我們可以想像在完美背後,有多麼專業的團隊精準地捕捉這一切:

足以適應演出方式的錄音品質;後製混音時,適洽地調整各音頻大小對比的準確判斷;能夠跟上演出者並且捕捉其神情的攝影機運動;帶出節奏的剪接點(我非常喜歡片頭主唱微微頜首後的切換)

此外,更重要的一點是,在主唱清雅中帶著幾許純真的吟唱裡,可以感受到明顯的「喜悅」。

走過鐵道、天橋、以及城市邊緣時,那如唱遊般淡淡的喜悅。那是對於音樂本身,還是懷抱他們的城市所流露出的情感呢?

也許是接受了那股喜悅,城市便以近乎恩寵的方式,成全他們絲毫不造作的完美演出。

除了音樂本身是極好的外,影片中的場所也讓我深深地受到共鳴。

「跨越鐵道的高架橋」和台中市後站的空間結構相當類似,都是具有強烈邊緣性的城市空間,小屍斑也曾在附近漫遊過。大概因為這個緣故,觀看影片的同時,我好像也被午後微風般的樂聲帶回了台中後站那光影錯落的立體空間裡了。

4:30 PM
↑ 午後四點半,鐵路倉庫外

Taichung Railway
↑ 橋上所看到的鐵道

Whirling Dreams
↑ 如午後時光般不停歇的迴旋

Under the Overpass
↑ 峽谷似的橋邊空間

為了應對鐵道或高架橋這類切分城市的邊緣,往往會產生各種奇妙的空間運用,比如近來上報的懸河長屋(報稱「吊腳樓」)就是佐證。當然後站也不例外。

The House under the Overpass
↑ 懸掛於天橋底部的住屋

.
↑ 廢棄鐵道邊的廢棄樓房

Cats are the City's Real King
↑ 「貓天井」

橋面下像是某種原始巢穴的住屋、與鐵道同遭廢棄的樓宇、高樓裡有貓聚集的天井,這些幽微的場所散落在台中後站周邊,如同Tenniscoats帶給我們驚奇的表演;城市將許多的禮物偷藏在我們每日行經的風景中,尤其是必須與邊緣性抗衡的極端空間裡。

我想像著有一日也能在此忘情唱遊。

「Baibaba Bimba…」

後記:

這一篇算是偷渡了以前在後站拍的一些照片,本來確實有打算將那一帶作個統整性的介紹,不過我真的很懶得實地反覆探勘,索性便將已有的部份先寫出來。

當時看完影片後,我心裡便想著「如果Tenniscoats也能在台中後站作這樣的演出該有多好呀~」不禁對從前不曾聽過他們大名的自己感到羞愧了。

附上你水管的《Baibaba Bimba》現場演出版本:

該怎麼說呢?我覺得…蠻「微妙」的。

2 thoughts on “在鐵道、天橋、以及城市的邊緣唱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