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午後安靜明亮-瑞井村

寒流

2010夏至的前兩天,是個熱得令人難以置信的晴朗週末。

太陽像是要宣告慶典開始般地瘋狂綻放,舉目可見的一切似乎都因此而清晰了起來。

大肚山另一頭,老聚落的午後安靜而明亮,在磚壁泥垣間,小屍斑來到了安臥於紅土上的瑞井村。

聚落並不大,騎車繞了一圈後,決定從「彈孔紀念區」逛起。

這是一塊以建築殘骸為基本架構的戶外空間,保留了許多土磚牆,都是用大肚山特有的紅土砌的,值得注目。

從空間固有的紋理中延伸出新的牆與鋪面,小心地構築成帶狀的廣場,看得出來材質選用(我喜歡那些令人意外的枕木)與形式尺度都下了一番功夫來迎合地方的氛圍,不是那種為了騙取經費而胡亂行事的社區營造。

看起來像不像妥善整理過的廢墟(笑)


↑ 大肚山特產紅土牆


↑ 廢墟變成展示廳

Catwalk
↑ 貓在牆頭,藐視你。


↑ 貧瘠中見生命,正是我所知的大肚山。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文首照片中有這麼多老電影畫報呢?其實很多年以前(根據wiki是1975)愛國反共影集《寒流》曾在瑞井村取景;時過境遷,這種背負著政治使命的復古圖像反而成了頗具魔幻效果的滄桑裝飾。

彈孔紀念區─也就是被小心規劃過的區域─像是某種儀式用的甬道,你必須通過它才能真正走入瑞井村,靠往真實的生活。

延著山坡蜿蜒的狹小街道旁,現代的水泥透天厝與古舊的磚房合院並立,路上幾乎沒有行人,天空藍得有如奇蹟,盆地裡的台中絕少能享有這樣的藍色。陽光劇烈照耀,整條街澄澈地彷彿連時間也為之屏息,陰影深深地刻出磚瓦與門窗的縫隙,像是某種極度緩慢的侵蝕。


↑ 水泥厝與紅土牆

The Door into Sky
↑ 通往藍天之門


↑ 午後的街安靜明亮

瑞井村古名為「井仔頭」,也許是為了紀念先民用以取水維生的三口井,才以「瑞井」自名吧。

當然,今天人們已無需辛苦地挑水,三口古井與取水小徑都成了觀光(或著優雅ㄧ些,文化)資產。通往三口井的小徑從柏油路旁岔出、沿著坡面下降,雖然是經過修整的步道,但仍相當陡峭,可以想像先民取水之辛危。


↑ 取水古道的起點


↑ 修整過的步道

取水古道旁可以看到類似乾涸山溝的凹陷,底下正在施工,不曉得是不是趁枯水期進行的河道工程。可能因為夏天的關係,這條步道走起來非常悶熱,有不少蚊蟲。

三口古井前都立了「嚴禁戲水」的警示碑,遠遠看起來簡直就像被盜挖一空的古代陵墓。

Tombstone
↑ 「嚴禁戲水」長眠於此。阿門。

Dry Well
↑ 嚴禁戲水的無水之井,極具概念性的裝置藝術,辯証著日常的矛盾…(以下省略三萬字)。

Wooden Boar
↑ 發現!取水古道出沒的神祕生物!

Red Balloon
↑ 取水古道的另一處起點;還有「紅氣球」。

回到聚落裡,柏油路的盡頭是廟,一旁的空地上有群孩子正在玩耍。

Studying
↑ 趕快寫完就可以加入戰局囉!

Dodge Ball Girls
↑ 躲避球女孩!

其中一位去撿掉在灌木叢裡的球時,似乎發現了什麼,其它人火速圍了上去,他們興奮地喊著「攀木!攀木!攀木!」

想到在都市長大的自己念高中後才曉得攀木蜥蜴,不禁羨慕起他們紅土上的童年啊,這些孩子並不害怕鏡頭,有種坦然,都會小孩永遠都缺乏。

從廣場回望聚落,顯得有些遙遠;那是一個來處,還是一個歸處?


↑ 對我而言,這張照片的刺點是窗戶裡的「東海」。

不論是熱得不可思議的午後、喧嚷的童年、安靜如眠的老聚落、還是這趟小旅行,都像不得不沉沒的太陽,終會到達尾聲。

往回走的路上,從磚牆後傳出豬隻低沉威嚴的吼聲;靠近狹小的牛舍時,裡頭的牛不耐煩地叫了幾聲;瑞井村的街雖然安靜,但停下來認真聆聽時,卻充滿各種聲音,就和形塑街道的建築所呈現的色彩同樣豐富。那豐富來自於時間留下的慷慨印記。

除此之外,也許拜山形所賜,瑞井村的街總是帶著微妙的弧度向前蜿蜒,隱沒在下一個轉角處,讓散步充滿期待與驚喜。

Pigpen
↑ 豬舍。小豬的叫聲尖銳高亢,像《EVA》裡初號機爆走時的吼聲。


↑ 蜿蜒卻不扭曲的街道,有著自在的姿態。

Sealed by Time
↑ 時間的印記

Street Mirror
↑ 很有眷村風格。好像在哪看過類似的景象?

Village Turning
↑ 這個轉角本身就是驚喜。

小屍斑的瑞井散步也確實結束在轉角遇到的驚喜,一輛看起來很猛的車:

事實上,拐進另一個轉角後,還有更猛的:

Don't you have to exchange your bikes?

噯,你們兩位是不是該把坐騎交換一下?

後記:

為了避免誤會,必須先強調一點:瑞井村並不是廢墟

那為什麼又厚顏無恥地把這篇文章歸類在小屍斑呢?以前那篇介紹東別時代大廣場的文章已稍微提過,我認為「廢墟性始終存於大肚山」,在學院裡,在山之中,在紅土上。那是一種氣質,不一定討人喜歡。

很慶幸是在夏天最熱最晴朗的時候拜訪了瑞井村,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日子裡去,大概不會留下這麼鮮明的印象吧;那真的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安靜,不是空屋裡黑暗中的那種靜寂,而是一切都太清晰了,好像陽光與陰影共謀將時間暫時停止,好讓人看清事物的細節。

「那裡午後安靜明亮」。若非如此,恐怕寫不出這篇文章。

最後,我有點話想對在廟埕遇到的躲避球女孩說;她那滿臉無辜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告訴她:

Childhood

別擔心,有一天妳也會長大的。

瑞井村的照片集 (以Flickriver觀看)

瑞井村的位置(GoogleMap);如果走中港路往台中港方向,過東海別墅,在遊園路左轉後一直走,到遊園路一段105巷(不太確定)附近右轉,看到瑞井路或瑞井巷就對了。

其他參考連結:

海 の 詩 — 海哥的部落格:興味深い場所 — 瑞井

清水小鑫:大肚瑞井村

my own hygge:井仔頭‧瑞井村

14 thoughts on “那裡午後安靜明亮-瑞井村

    • 謝謝~(難得有小女孩不會被我嚇跑)

      的確,邊緣性格也是孕育廢墟的特質之一,不過我是單純直覺地寫出那種句子─總覺得大肚山「很適合廢墟」,光是東海裡面就有許多陰暗的角落,甚至我把第二教學區的新建築po在網路上,居然有老外看了問:「這是間廢棄或是關閉的學校嗎?」

      去了你的部落格,我很喜歡那篇《何謂「台灣本土」的建築風格?》。

  1. 我是從事影像紀錄的學生
    從大學到研究所都不在自己的故鄉台中就讀
    想說最近終於有時間可以來紀錄一下自己的家鄉
    才發現竟有不識的鄉愁 不是台中陌生 而是我是台中的陌生人 好難過~

    發現了小屍斑之後多少得到一點方向
    至少可以配合著地圖四處去看看

    想要說聲謝謝~

    另外如果下次有新的探險計畫不 知道能不能厚臉皮的參加!!

    • 看到你的留言感覺很不好意思,其實最近比較少有機會「探險」,因為容易進去的都拆得差不多了。

      關於認識鄉愁,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2. 你好~看到你對於台中這塊土地的熱情讓我有所同感
    這邊是位於台中中區的一個小空間
    也是以老屋的方式呈現的展覽空間
    看見小屍斑對台中這樣的了解
    artqpie想和小屍斑或小屍斑的團隊交流
    我是此空間的負責人AJ
    非常想和你們請教與提供些許的資源
    這對彼此和台中市的未來希望都有很大的幫助唷!
    我的手機 098272335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