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建築散步-第二校區學生宿舍

Tetris Benches

七月底,趁著難得的晴天和朋友去了趟東海,瞧瞧母校近來的變化。

說是「瞧瞧」,可能比較像「潛入」吧(笑)

目標是第二教學區的新建築,包括久仰的音樂暨美術系館,以及巧遇的新宿舍。

向門口的警衛說明來意後,意外取得了機車通行証(須要證件抵押,校友萬歲~),問路時還被虧了兩句「你以前真的是東海的學生嗎?」

騎車晃進熟悉的約農路,兩旁的溝渠仍舊充滿濃重黑暗的綠意,無水、也不聞蛙鳴。照著指示正要轉彎,卻發現樹下有幾頭奇怪的動物:

Fake Cows in Real Woods

繼南屯的假羊牧場後,東海也不甘示弱地推出了假牛森林!姑且不論「乳牛漫步森林中」看起來有多詭譎,我個人倒是蠻欣賞這種充滿錯位感的微妙裝置。

告別木牛,延著蜿蜒的河溝來到頂好超市,它在廣大的校地裡就像荒野中的驛站,緊鄰著的鋪子裡販賣了東海生產的冰與奶製品,可惜找不到令人懷念的杏仁冰。

繼續往下走,穿過低矮散落的教師宿舍群,土地漸漸開闊起來,草原中央佇立的就是今天的目的地,音樂暨美術系館:

正想找個地方停車時,我們的目光卻被不遠處、一群規模似乎更大的建築吸引;過去仔細一看,不得了,居然是新宿舍啊:


↑ 東海什麼時候也蓋起高級集合住宅了(笑)?


↑ 男生宿舍大門,與對面的女宿大門相望。


↑ 門前的「招牌」;某人看了之後說道:「很騷包噢!」

我們站在宿舍區中庭,久久不能自己,只有一個共同的結論:

為什麼當年沒有這麼豪華的宿舍啊?(做為發語詞的髒話已省略)

從照片應該可以看出建築體的空間架構,是由中間格狀排列的舍房區,加上兩側處理生活機能(廁所、澡間)與上下動線(電梯、樓梯)的公共區所組成。

雖然裡外牆面都是清水模,但舍房區與公共區的外觀仍有著顯著的對比。

格狀的舍房區立面作了細緻的分割,漆成鐵藍色的門窗欄杆,配合裝飾性的木條,在儉約的色調中帶出樸質的溫暖,使重複的單元不至於顯得單調。


↑ 格狀的房間立面,每間都有獨立的陽台。

兩側的公共區則像是藏著秘密的巨大方盒,陽光梳理過的壁面上映著極為清晰的陰影,樓梯間的開口彷彿又深又黑的獸穴。


↑ 舍房區與公共區的皮層有著對比的表情。


↑ 突出的樓梯間是風之過處,很喜歡這個設計!


↑ 「洞洞牆」在東海老建築的磚牆上是常見的語彙。

對比的造型反映了清晰的機能劃分,僅就外觀來説,新宿舍看起來是寬裕卻不揮霍的誠懇設計。

不過對「小屍斑」來說,光看表面完全無法滿足。那麼,接下來就進去裡面瞧瞧吧!

由於宿舍尚未正式啟用,室內照明理所當然地沒有打開,本篇紀錄的都是只有自然光的情形。

走進黑壓壓的門廳,首先就被樓梯口綻放的光明吸引:


↑ 那道水痕是怎麼回事?


↑ 像不像蔣宋美齡公寓的樓梯呢?

正如外觀可見,公共區的開窗又少又小,集約的光線使得樓梯間成為極具戲劇感的空間轉折,就像許多台灣老公寓的樓梯。站在樓梯口抬頭仰望,腦中浮現的是如今已拆除的慈恩二村:

Do Not Pass← 慈恩二村;詳見《蔣宋美齡贈丐幫總部

沐浴在充足的光線下,樓梯間的細節顯得清晰而銳利;可惜的是,許多施工的缺陷也因此而無所遁形:


↑ 材質與光影的純粹交會,理應是最能展現建築工藝之美的地方吧?


↑ 上帝存於細部;醜陋也是。


↑ 說實在這有點誇張了。

一流的設計,三流的施工,可惜了這些光影所共築的俐落轉角。

除了樓梯,公共區另一項主要的機能是衛浴設施:


↑ 廁所一角

這邊最值得注目的點在於牆面開窗的處理。可能考量到自然通風與光線控制,建築師讓洞洞牆以稍微突出建築體的方式來「罩住」原本大面積的開口,在窗臺與洞牆間創造了半通透的「縫隙」,添上木製坐墊與植栽後,便成了可供暫歇的小巧空間。


↑ 「縫隙」的欄杆;背景是對面的女生宿舍。

由於每層樓的配置大抵相同,加上宿舍房門都鎖著,無論如何必須去的地方只剩下一個。

的確,屋頂的荒涼與孤寂,總是召喚著我們。


↑ 頂樓入口處。


↑ 從頂樓眺望校外的風景。


↑ 宿舍陽台上的雨遮;背景是校外的住宅區。


↑ 白紙般的頂樓空間,等待著各種可能性。

就跟大多數的台灣建築一樣,新宿舍的頂樓也是相當蒼白的樣子。視野寬闊,被風緊緊裹住的同時可以看到包圍宿舍的廣大綠地,一邊是彷彿將草皮整塊掀開才露出頭的藝術暨美術學院,一邊則是校區的邊界。

在遠離校園核心的邊陲地帶,在光影與風都激烈交錯的巨大集體生活裡,年輕的心靈究竟會看出什麼樣風景?

眺望著校外緊鄰的住宅區時,總覺得新宿舍可以毫不猶豫地加入它們。有向傳統致意之處,也有與俗世深入懇談的企圖。


↑ 餐廳外的擋土與洞洞牆。

除了居住外,宿舍區裡還包含了餐廳、會議室等供應其它基本需求的機構,可惜都尚未開放,在此便不贅述。

探訪建築啟用前的姿態,簡直像在閱讀某種終將實現的「廢墟預言」;沒有人類的活動,也沒有被人使用過的痕跡,一切有的僅是各種關於可能性的暗示。

可能性。青春最甜美的關鍵字。

原來建築的生前與死後,都蘊藏著無可替代的記憶啊。

關於東海第二校區,請參考:

照片集

位置就不標到GoogleMap上了,雖然東海挺大的,但還不至於真的找不到吧,哈哈哈。

也請期待下篇,《東海大學建築散步-音樂暨美術系館》。

後記:

按照往例,又是一篇遲到的文章(笑)。已經開學幾個月了,新宿舍大概也啟用好一陣子了吧,真好奇實際住起來是什麼感覺。

在「潛入」宿舍散步時,我們的話題在不同的地點意外地保持著類似的模式:

開頭多半是「喔喔!這裡超讚耶!」之類的驚呼,或是佐以「有沒有這麼超過的啊!」的吐槽,最後結論總是「為什麼當年沒有這種宿舍啊!」跟「為什麼我沒晚生幾年就可以住到這種宿舍了!抗議司法不公…(以下省略五千字)」。

聽說現在一間寢室只睡了兩個人。當年五個人雖然擠了點,但總比兩個人一旦處不好,就只能互相乾瞪眼地共同生活一年好多了。那段大夥一起晚上趕圖、早上趕勞作的宿舍生活,每次想起來就覺得很有意思。

這篇題目本來叫做「東海大學第二敎學區建築散步」,要連音樂暨美術系館一起介紹的,寫完宿舍時才發現篇幅有點冗長,便決定分成兩篇來介紹。

雖然「東海大學建築散步」的命題看起來很有野心,但請千萬別抱著期待,這裡大概不會出現關於路思義教堂或是文理大道的文章;畢竟,小屍斑的興趣還是在「建築失落的那一側」吶。

話說回來,既然是散步,就有可能邂逅任何場所;因為散步本質上就是隨性而無法預期的,不是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