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簷草巷-興大一村

Forgotten Mailbox

如果高聳樓群的天際線是種病,那麼匿居都市根部的老街廓或許就是解藥。

她們雖然過分低調,卻擁有難以抹除的在場證明,比如本篇的興大一村;每次經過,總是會被樹影烙印的白牆矮舍,以及牆後綿延的巷道吸引。

於是在九月瀰漫的向晚時分,小屍斑帶上相機,進行了一趟興大一村的微旅行。

興大一村位於國光路與興大路的交叉口後,中興大學對面,昔為興大的教師眷舍。目前除了零星空屋,似乎有部分供給外籍學生使用。

聚落的出入口相當隱晦,與其說路寬被刻意縮減,更像一道街景中的裂縫。

Secret Path / Secret Box
Here you're in / Here you're out
↑ (上) 入;(下)出

拜這些看似排拒外人的裂口所賜,由長年生活所累積成的「佈景」才得以定影在貫通聚落、呈井字型的街道系統中,使興大一村瀰漫著舊日時光所殘留的勾人淡香。

的確,這麼完整方正且狀況良好的老舊街區在市區內已經不多了,然而踏進興大一村,卻是別有一番驚喜─這真是再次驗證了這座城市的主人未必是我們

Gargoyle Cat

Lean on me

Rooftop King

若說人類管理房間和街道,那麼除此以外的部分恐怕都是貓之國的領土;牠們懶洋洋地坐在牆頭與簷上,用統治者的目光悅納人類構築的整座城市。

後來遇到附近住戶才曉得,這些屋頂上的貓其實都是某家屋主養的。再怎麼講,還有不少人居住的巷子裡冒出如此多的貓實在有點詭異啊(這次經驗讓我相信《JOJO的奇妙冒險》裡,岸邊露伴在巷子裡被貓群包圍的劇情,不只是作者的憑空想像)

除了貓咪聚集的「貓簷」,興大一村另一項特色當屬草臨道生的「草巷」:

Grass Lane

碎浪般的雜草夏時來潮,拍打柏油堤岸,舒展了狹道的空氣;不久冬風迎新歲,草萎浪退,於是寒暑又輪轉了一遭,直等草浪再襲,我們便知夏不遠矣。

這些也許可以歸咎於「施工不良」而生長的雜草,顯然不是人工計算後的結果。所謂聚落,本來就是人類意識記錄自然的具體實踐,而自然擁有設計無法掌握的不確定性,恐怕這不確定性也包含了極端的部分:小從雜草展現的堅韌,大至全球氣候變遷,如何適應、調解那股劇烈的不確定性,也許會是今後城市空間、生活空間設計的重點。

因為找不到可以侵入的空屋,小屍斑對興大一村的印象是以「街」為本體來形塑的。

附帶一提,當談到城市中的失落場所,通常聚焦在建築屍身的體內,如筋絡如何連結、體腔如何互通、孔竅又如何迎光造影,往往忽略了陳屍處的涵構(context),其中最直接具象的,就是「街」。

興大一村的街,尺度極美。至多兩層的樓高使狹窄的巷道不顯壓迫,充分說明了住宅區高建蔽低容積之妙。

溫婉的街寬,清逸的草巷,貓兒游走在屋簷與牆頭;小小的街區裡,時光像被篩過似地緩慢;而更精彩的是,聚落中動線交叉的街口。

Alley Intersection 1

Alley Intersection 2

磚牆謙卑地彎折自己,性感的曲面為母題,磚紅與泥灰演出變奏,壁上的鏤空圖騰是連續的裝飾音,在陽光的揭露下譜成貫穿聚落的組曲。

從不同的方向聆聽,一處交叉呈現不同變貌,卻又保持著舒放的一致性。

興大一村將元素相似與相異間的美學,作了完美詮釋。

Alley Intersection 3

巷口有隻雜斑貓正舐玩著塑膠袋,像在翻弄一小朵低懸的雲。

Little Fallen Cloud

試著靠近時,牠警覺地倏然站起,留下彷彿施惠者的眼神消失在牆後。從反光可以看出塑膠袋內透明的黏液,上面沾著一點點像是肉屑的微粒。

把袋子踹到路邊,拿起相機補上幾張的同時,不禁想到:究竟要歷經多久的磨合,才能在空間的一致與變化間產生這麼巧妙的平衡?生活感的堆積,空間的改建與微調,居民的來去…這些加總起來,足夠解釋興大一村(和其它城中已逝的舊聚落)裡普遍存在、不強求又似理所當然般的統一感嗎?

聚落誠然藏有城市之大無法容納的智慧。

老聚落是「共同幻想(Common Illusion)」的留聲機。那並不是說,老朽的聚落以長存不變的姿態化為的冰壁封存先民的生活與文化;「幻想」正如音樂,是在時間序列中不斷前進、變奏的無盡詩歌,我們的責任就是留心聆聽古老與變革激撞時的聲響,從而加入那合唱。

城市原初的夢,至今仍在貓簷草巷越見稀薄的記憶吐息中迴盪。雖然稀薄,卻也易燃,只要給予適當的催化─創意與敬意,老街、老巷、老房子都會是繼續盛裝夢想與熱情的絕美容器。

後記:

台中的失落風景在過去一年好像也發生了許多變化,總有種「該好好趕下進度」的感覺。文章中的照片其實都是去年(2011)九十月間拍的,最近過去,草已枯了不少,相信過個夏天會再長回來的。

作這篇記錄期間,正好在讀原廣司的《聚落的100則啟示》,是本超乎預期有趣的書,前文的「共同幻想」引自書中第七則啟示,摘錄於下:

建設時一大群人共同擁有的夢想和心境,就是所謂共同幻想。

…是懷抱實驗精神、不安和夢想,屬於「創造」行為。

興大一村的街道中,確實保留了這樣的空氣。

城市中的老聚落不只是歷史的沉積,她們更是城市穩步往前的根基。如果無法傳承夢想,我們所追逐的終究只是「大建設」口號下泡影罷了。

興大一村的照片集

興大一村的位置(GoogleMap)

附上一篇相關文章:

另一個家──穎廬與興大一、二、三村

9 thoughts on “貓簷草巷-興大一村

  1.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很有趣
    尤其是剛進空屋緊張感,讓我感同身受
    害我也想起身拍拍我家鄉的老房子
    開啟城市的偉大航道呢!!

  2. 我奶奶跟我抱怨說雜草裡都是貓大便
    她好幾次踩到差點滑倒
    那些貓咪的主人都沒有好好管理好牠們
    雜草和貓大便其實很需要有人協助清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