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跡的幻想鍊成-宮原眼科

Books of Heritage Fragments

「宮原眼科」位於台中火車站附近的綠川東街,曾為日治時期台中最大的私人醫院;然而物易人離,六十載餘的光陰無可避免地蝕毀了她的名字與風姿,有很長一段時間,這棟和風洋樓沉寂於中區沒落的泥沼裡,成為瑟縮街角的衰敗印記。

令人吃驚的是,「宮原眼科」竟然悄悄地重新開張了。

這回,眼科醫院不治眼疾,倒是賣起了糕餅和冰淇淋。

繼續閱讀

貓簷草巷-興大一村

Forgotten Mailbox

如果高聳樓群的天際線是種病,那麼匿居都市根部的老街廓或許就是解藥。

她們雖然過分低調,卻擁有難以抹除的在場證明,比如本篇的興大一村;每次經過,總是會被樹影烙印的白牆矮舍,以及牆後綿延的巷道吸引。

於是在九月瀰漫的向晚時分,小屍斑帶上相機,進行了一趟興大一村的微旅行。

繼續閱讀

綠川吊腳樓現正拆除中!

綠川吊腳樓拆除中!

應該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不過還是提醒一下:

懸河長屋,位於台中市台中路二巷對面、綠川最後一排吊腳樓正被拆除中

綠川吊腳樓拆除中!

11/11時已拆了快一半,看來工程略有延宕,不過連續幾日觀察下來,可以發現房子一棟棟逐漸被掏空、解體,那過程相當有意思。

11/30再去看,已經差不多剷平了。

這篇只是為了時效性而先行發佈,待有較完整的內容可提供時會再重發一次。

(偽)城市牧場

Urban Fence

不論多麼地習慣都市生活,還是有許多東西,是城市裡的我們難以獲得卻深深渴望著的。

還記得朋友在畢設作品集上寫道:

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當真實不再為人所習慣,鄉愁便掩蓋了感覺。」

我(Toshiba):「自然是人的鄉愁,天空是都市人的鄉愁。」

台中市南屯區惠德街口,就有這麼一個回應著某種鄉愁的場所。

白色圍欄圈出的牧地雖不大,倒也足以放養幾頭綿羊;她的主人未必懷抱著對天空的渴望,也許僅僅是企盼一座城市裡的牧場吧!但這也夠令人振奮了,不是嗎?想想看:

我們可以在高樓間擁有一小片草原,與羊群一同漫遊。

然而,這座城市牧場卻有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特點。

繼續閱讀